2014年07月09日 第5期

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党在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胜利完成。…[详细]

1980年8月,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来到了北京。一下飞机,她就把自己关在长安街上的民族饭店里闭门谢客。此行,她负有一个神秘的使命,采访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她是第一个有幸得以单独采访邓小平的西方记者。施燕华,是中国外交部为她配备的英文翻译。

【施燕华时任外交部高级翻译】

法拉奇一上来,就问这个问题,她说我这次到中国来,发现中国的变化很大,人们的衣着有变化,而且毛主席的像也挂得少了。但是天安门城楼上还挂着毛主席的像,这个像是不是要挂下去?邓小平说,要永远挂下去,不会摘下来。我们不仅要挂毛主席像,要永远纪念毛主席,而且还要坚持毛泽东思想。然后他说,你把这句话记下来。


邓小平会见法拉奇同期声】

不能把过去的错误都归结到毛主席一个人,不能这样做。我们对毛主席的评价,第一位是功,第二位才是过。毛泽东思想中好多好的东西,应该要继承下去。


这个时候,北京西郊的玉泉山上,一个负责《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起草工作的班子正在夜以继日地忙碌着。历史决议的起草班子早在一九七九年的十月就组成了,邓小平亲自主持决议的起草工作。

【邵华泽时为《历史决议》起草小组成员】

他当时提出来三条。第一条,就是要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他说这是最核心的一条。第二条,就是要把建国以来一些大事,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要做出实事求是的分析,包括对一些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要有一个公正的评价。第二条,就是对过去的事情,要做一个基本的总结,这个总结宜粗不宜细。


邓小平会见法拉奇之前,历史决议的起草已经几易其稿。邓小平不满意的就是其中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这次会见后不久,《历史决议》起草小组按照邓小平的意见进行了修改。

随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组织《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稿)》大讨论的通知。党内外共有四千多人参加了这次长达一个月的大讨论。

这是一次规模空前的党内大讨论,是党内民主的大发扬,也是对建国以来历史进行的一次深入、具体的研究。讨论中的重要意见随时写简报送中央政治局。

关于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问题,仍然是讨论的热点,争论的焦点。

【邵华泽时为《历史决议》起草小组成员】

当时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有一部分人有相当激烈的意见,慷慨激昂地。我当场看到,有的人拍桌子。


对于一些偏激的意见,特别是对毛泽东同志的一些不正确的意见,邓小平认为必须予以澄清,坚决顶住。

他在和中央警卫局的战士交谈时说:不提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恰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如果不写或写不好毛泽东思想这一部分,整个决议都不如不做。

1981年3月的一天,邓小平来到中南海陈云住处。怎样在决议中处理好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问题,陈云出了一个好主意。

【朱佳木时任陈云秘书】

陈云同志就把自己的意见跟小平同志讲了,就是加写建国前28年的历史,把中国共产党60年的历史,都写一下。那么我们确立毛主席的历史地位就有了更全面的根据,我们说毛主席的成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就更能说服人了。


峰回路转。历史决议的起草工作加快了进度。5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会议讨论历史决议过程稿。邓小平在会上说:这个决议,过去也有同志提出,是不是不急于搞?不行,都在等。从国内来说,党内党外都在等,你不拿出一个东西来,重大的问题就没有一个统一的看法。国际上也在等。人们看中国,怀疑我们安定团结的局面,其中也包括这个文件拿得出来拿不出来,早拿出来晚拿出来。所以,不能再晚了,晚了不利。

6月27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北京召开。全会一致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指出"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动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毛泽东的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就他的一生来看,他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

【1978年12月13日,邓小平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同期声】

毛泽东思想培育了我们整整一代人。我们在座的同志,可以说都是毛泽东思想教导出来的。没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这也丝毫不是什么夸张。毛泽东思想永远是我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杨胜群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常务副主任】

这个《历史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和作为"文化大革命"理论依据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同时,历史决议把毛泽东和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作了严格的区分,把作为科学理论的毛泽东思想同"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做了严格的区分。这样就有力地维护了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随着国内国际局势的发展变化,越来越证明,我们党作出这个《历史决议》具有深远意义。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通过,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指•导思想上拨乱反正工作的胜利完成。合众国际社报道说,《决议》表明,中国最高领导人终于对过去取得了一致的看法,现在可以把注意力转向未来了。

十一届六中全会同意华国锋辞去中央委员会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的请求,选举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主席,邓小平为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