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解放从此开启

——纪念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37周年

制作团队:中国改革信息库

2015年05月13日 人浏览

思想解放从此开启

导读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了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下简称《实》)的文章,这篇文章被视为当时中国一个重要的“政治宣言”,在全党引起了强烈反响,同时也遭到一些人的非议和指责,从而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继而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序幕。[评论]

一、创作《实》的历史背景

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那个时期,以所谓的走资派为主要打击对象,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中国陷入严重的政治危机。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人民生活极其艰难,农村有两亿五千万人不能解决温饱问题。在这样一个年代里,个人崇拜、教条主义盛行,统治了中国整个思想文化领域。很多人虽然看到了问题,但是由于当时的政治背景,人们不敢讲真话。粉碎“四人帮”以后,全国人民感到压在身上的“石头”、“大山”一下子全被推倒了,有种强烈的被解放了的感觉。

《实》文的主要作者胡福明先生是这样描绘他的写作动机的:第一,“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破坏太大,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国社会的发展面临着历史转折的巨大机遇,中国时下应集中精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是对当时的基本判断;第二,从所在的南京大学师生们反对“四人帮”的情况判断,人们思想解放的觉悟得到提高;第三,文革时很多知识分子被冤枉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包括胡福明,借此机遇“平反”。无论是从国家利益、从学校实际、还是从人们命运看,都需要国家全面拨乱反正。因此,《实》文章的主题是在拨乱反正的实践中提炼出来的,是在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中产生的。

二、《实》文形成的过程

应《光明日报》理论部哲学组组长王强华约稿,1977年夏天胡福明开始撰写实践标准的文章,7月底形成初稿——《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经三次修改后, 9月初寄给《光明日报》哲学组王强华。随后由光明日报理论部人员对胡福明的稿作了多次修改,第五次修改时题目改为《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准备在“哲学”专刊发表。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前改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前改样

1978年4月,新任《光明日报》总编辑杨西光看了“哲学”专刊《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的大样后,决定对此稿作重大修改加工,作为重点文章在《光明日报》第1版发表。之前,杨西光在中央党校学习过,认识到实践标准的重要现实意义,并同中央党校《理论动态》建立了联系。于是,杨西光请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同志帮助修改加工这篇文章(他本人也参加),并要求先在《理论动态》刊出,再作为《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公开发表。

与此同时,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孙长江根据胡耀邦同志的要求已为《理论动态》写了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稿,但不成熟。杨西光参加党校高干班的讨论后,得知孙长江正在写相同主题的文章,于4月13日晚,邀请孙长江、胡福明、马沛文和王强华,共同讨论了这篇文章。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请示胡耀邦以后,接受了杨西光的要求,最后将《光明日报》送来的稿和理论研究室原已写出的稿,由孙长江“捏在一起”,形成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最终文稿。文稿送胡耀邦审阅定稿,1978年5月10日,在《理论动态》第60期发表,5月11日,作为《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公开发表。

相比胡福明修改后的《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孙长江对《实》文的改写,概括地说就是:“保持了基本观点,质量上有了提高”。所谓“质量上有了提高”,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孙长江在将两个稿“捏在一起”时,共剪贴《光明日报》稿2400字。《光明日报》送来的文稿有9000多字,大部分改写了,浓缩提炼为6400字,文章精炼了。二是经过孙长江的改写,文章的主题思想和主线清晰了。如原稿第一部分,就是讲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道理。孙改写后,加了“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这个鲜明的小标题,文字逻辑清楚,先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再讲是唯一标准,进而讲实践也是检验路线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同原稿相比,质量的提高是很明显的。总之,经过孙长江的改写,使这篇文稿达到了在《理论动态》发表的要求。三是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作为这篇文章的题目,是最重要的改动。对此,当年《光明日报》理论部主任马沛文在1978年7月24日的一个发言中说: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最后改定的标题上加了“唯一”二字。“这个改动也颇关重要。因为,有人并不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却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孙长江修改好文章后,落款还是写了“光明日报社供稿,作者胡福明,本刊作了修改”。后来有同志提出意见,认为文章实际上已重写,整个过程胡福明都没有参加,而且其中有些是领导同志的意见,因此再用外稿作者的名字已不恰当,由孙、胡两人署名也无必要。经再三斟酌,终于决定中途改版,删去“作者胡福明”一句,将原注改为“光明日报社供稿,本刊作了修改”。


三、《实》引发的全国性大讨论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在第一版的下半部,以通栏标题、正文楷体字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署名是:“本报特约评论员”。在此之前,《光明日报》转载过《人民日报》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也转载过《红旗》杂志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但还没有发表过自己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实》文是《光明日报》的第一篇“特约评论员”文章。《光明日报》从当年5月1日改版。《实》文是改版以后的第一篇重头文章。这对《光明日报》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对扩大报纸的影响也很起作用。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主题鲜明突出,题目就精确地概括了全文的基本观点。文章开门见山地提出,检验真理的标准是什么?一下就扣住了读者的心弦,让人们思考。文章从理论上全面而透彻地阐明,检验真理的标准不能是真理本身,而只能是实践,而且,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章没有停留在理论问题的分析上,进而指出,检验路线的正确与否,标准也只有一个,就是实践,就是千百万人民的社会实践。文章指出,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这正是第二篇文章的题目)。这篇文章以很大的篇幅,一方面强调,要非常重视革命理论的指导作用,另一方面,又着重指出,人们在实践中对真理的认识永远没有完结,我们的认识不可能一次完成或最终完成。新事物新问题层出不穷,这就需要在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指导下研究新事物、新问题,不断作出新的概括,把理论推向前进。而且,由于不可避免的局限性,我们的认识可能犯错误,需要由实践来检验,凡实践证明错误的或不符合实际的东西,就应当改变,不应再坚持。文章最后指出,躺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现成条文上,甚至拿现成的公式去限制、宰割、裁剪无限丰富的飞速发展的革命实践,这种态度是错误的。这篇文章自始至终没有点“两个凡是”,但是,文章实际上揭示了“两个凡是”的反马克思主义实质,击中了它的要害。这篇文章说出了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心中要说而又不大敢说的话,把不少人隐隐约约感到的问题挑明了,适应了拨乱反正深入发展的迫切需要,从而一下就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实》文5月11日在《光明日报》公开发表以后,5月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9家报纸全文转载,5月13日,又有15家地方报纸转载,到5月底,先后有三十多家报纸转载。舆论界对这篇文章的高度重视,但也有一些报纸迟迟不转载,说明当时反对意见也很多。尤其以中共中央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副主任吴冷西为代表的反对意见更加尖锐。1978年5月12日晚,吴冷西打电话给正在人民日报社值夜班的总编辑胡绩伟,他在电话中对《实》文和《人民日报》转载《实》文提出了尖锐的上纲很高的批评,认为这篇文章犯了方向性的错误,理论上是错误的,政治上问题更大。吴冷西的电话很快就传出去,也引起了广泛的批评和议论。吴冷西给胡绩伟的这个电话,应当被看做是实践标准与“两个凡是”争论的开端。

《实》文公开发表后的最初争论,就是很尖锐的。这有它的必然性,但也收到了意外的效果,就是使这场大讨论引人注目,很快展开。有的同志幽默地说,如果没有强烈的反对意见,这篇文章不会一下引起那么大的注意,很可能大家看一看过去了,这场大讨论也许可能推迟。从这个意义上说,反对这篇文章的同志很有功劳。这话不是一点没有道理。

对于《实》这篇文稿,胡福明是初稿的执笔者,杨西光、吴江、马沛文、王强华主持和参加了撰稿和编发,作了多次重大修改,孙长江最后执笔完稿,是一次集体劳动成果。这篇文章犹如在多年来由个人崇拜和个人决策所统治的思想文化领域里放了一颗“炸弹”,讲出人民的心声,反映了时代的要求,因此也引起了极大的共鸣,从而推动了一场对于真理标准、是非观念、道路选择的大讨论。这场大讨论是广大知识分子、广大媒体共同参与的,是一场人民自己解放自己的运动。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时报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时报样

(本文根据沈宝祥《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始末》、陈侃章《珍贵手稿解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参与者》、新华网《专访胡福明:真理标准大讨论是中国人民解放自己的运动》等文章整理而成。)

2015年05月13日  人浏览

  • 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

    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

    1978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第60期发表经胡耀邦审定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详细]

  • 十一届三中全会

    十一届三中全会

    在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之后,广大干部群众强烈要求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彻底扭转十年内乱造成的严...…[详细]

本期信息

出品:中国改革信息库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3日

访问量:

联系我们:0898-66189081

邮箱:info@reformdata.org

分享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QQ空间QQ空间
QQ好友QQ好友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