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稳致远”:中高速增长环境下的改革思考

制作团队:中国改革信息库执笔人:张娟

2015年02月02日 人浏览

“行稳致远”:中高速增长环境下的改革思考

导读 导读: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4年我国GDP同比增长率为7.4%。从地方来看,2014年,除西藏持平(12%)外,我国27个省份GDP实际增速未达到预期目标。此外,28个省市对2015年GDP增速目标进行普遍下调。1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上强调要“实现经济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发展必须由中低端水平迈向中高端水平”。中高速增长环境下如何进一步推动改革发展成为众多学者思考的重点。[评论]

一、GDP增速放缓是必然的趋势。

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来看,我国2014年GDP累计同比增长率为7.4%。从地方来看,2014年,除西藏持平(12%)外,27个省份GDP实际增速未达到预期目标,28个省市对2015年GDP增速目标普遍下调,下调幅度最大的是山西、辽宁、甘肃,上海甚至对GDP不设具体增长目标。事实上,各省份大范围下调GDP增长指标并非今年首次出现。根据新华社的数据显示,2012年各省份列出的GDP增速目标与上年相比多处于持平,仅8个省份上调。2013年有18个省份保持不变,13个省份开始下调。到了2014年,全国31个省份年初制定的GDP增速目标中,仅有黑龙江和海南两地上调,22个省份选择“降速”。

图一、2012-2015年各省市的GDP增速目标变化情况

   

“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我国经济进入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叠加的新阶段,支撑我国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土地红利、资源优势等重要因素日渐式微,房地产供过于求、部分行业产能过剩、融资成本过高、地方政府债务等方面的问题突出。” 中国企业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于吉认为,“一些潜在风险渐渐浮出水面,新兴产业短期内难以形成像传统支柱产业那么大的拉动力,GDP增速放缓是必然的趋势。”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也持相同观点,“在经济发展到现在,我们的资源环境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强调8%或者8%以上,这是不符合我们国家可持续发展要求的。”

二、中高速增长带来的利弊两面

GDP增速放缓已成必然,但现阶段我国既有支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有利条件,也有致使经济进一步下行的较大压力,增长速度变化带来的利弊难以评判。一方面,GDP增速放慢有利于经济调整转型。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顾问宋晓梧认为,“实际上,GDP增速应该放缓一些,应该获得有效益有质量的GDP,而不是高耗能、高污染、低劳动力成本的GDP。经济发展速度放慢,可以给各项制度改革预留调整空间,2015年的GDP增长保持在6.5%-7%之间即可。”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也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时期,不能追求太高速度。速度适当下降有利于各方面冷静思考,有利于产业结构调整,也有利于全面改革深化和推进。”

陈永杰进一步表示,“若在资源消耗方面得到明显改进,遏制环境破坏恶化。实现7%的实实在在的、有质量的增长,就非常好了。”

但是另一方面,大家也在担心GPD增速放缓将对国民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的负面影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农村社会保险司原司长赵殿国也提出,“转型过快,经济增长就要受到影响,由此影响到就业以及一些根本保障,或可能影响到社会稳定问题。既要转型,又要保持社会的稳定,保持就业、社会保障水平不下降。这是一个很难的抉择。”

杨宜勇进一步指出,“GDP增速趋缓,很多传统产业相对过剩,而新兴产业尚未得到实质性的商业开发,将会让市场投资领域的众多企业特别是民企感到迷茫。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城乡居民收入增长速度也势必放缓。虽然今年全国新增就业人数还没受到很大影响。但是长期连续几年下来,特别是明年,可能会对实质性的就业岗位产生负面的影响。”

对此,于吉也有着相同的观点,“GDP增速放缓可能影响到产能过剩,企业亏损增多,财政收入减少,就业岗位增加缓慢。”

三、中高速增长尚未企稳,但稳定迹象加大,经济结构调整加快推进。

经济下行已呈现必然趋势,但是专家们认为现在GDP增速环境尚未企稳,“仍旧是进行时,而不是完成时”。刘世锦认为,“目前还处在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的过程中,中高速增长的“底”还没有探明,或者说,中高速增长的均衡点还没有找到,未来还将有一个探底的过程。”

宋晓梧提出,“‘新常态’是转型过程中出现的一个苗头,但是这些苗头能不能持续下去,还需要假以时日,还是一个艰苦的过程。”

尽管如此,也有专家分析,当前经济稳定迹象加大,经济结构调整也正在加快推进。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撰文提出,2014年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7.9%,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8.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1.9%,这些数据表明我国消费和民间投资出现反弹趋势,是对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利好消息。

他认为,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也在加快推进。2014年服务业占比达到48.2%,2015年可能接近50%;消费在增长中的作用进一步凸显,全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51.2%,比上年提高3个百分点;社会资本成为主力军,2014上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比重为64.1%;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倍差2.75,比上年缩小0.06;节能降耗继续取得新进展,全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上年下降4.8%。

图二、2014年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民间固定资产投资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情况

   

四、中高速增长环境下加快结构性改革,培育新兴增长点。

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出,“中国经济要行稳致远,必须全面深化改革”。2015年要实现稳定中高速增长,有质量的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促进民生改善。需要在改革与转型上的力度将会进一步加大,加快推进结构性改革,培育新兴经济增长点。“一方面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培育打造新引擎;另一方面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改造升级传统引擎。”

1.加快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新常态。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我国正处在由工业大国向服务业大国转型的关键时期。在未来的六年里,能不能够尽快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不仅决定中国能不能化解短期的经济风险和经济运行中的各种突出矛盾,而且对中长期经济新常态或可持续发展有着决定性影响。”他提出要加快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在银行、证券、保险、电信、邮政快递等行业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实质性打破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领域对社会资本的投资限制;加快公共资源领域对社会资本放开;尽快在石油、电力、铁路、金融等垄断行业推出一批向社会资本开放的重大项目,实现非公经济参与国企改革的新突破: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为重点,以服务贸易开放为目标,积极推动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凡国家法律法规未明令禁入的服务业领域,加快向外资开放。他同时也表示,加快推进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和制度创新,形成各类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的市场格局,在这方面,还需要总体设计,加大力度。

2.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促进企业转型形成新的生产力。

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一方面传统产业要转型升级,另一方要把新增长点培育好,尽快形成新常态下新的生产力。刘世锦认为,“实现企业如何从高速增长盈利模式向中速增长盈利模式的转换,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所在。当GDP增长速度低于7%时,企业盈亏比(亏损额与盈利额之比)会超过40%,接近一半的企业可能出现亏损。” 张卓元进一步指出,促进企业发展转型,推进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可以把国有资本的实力和民营资本的活力有机结合起来,形成新的企业竞争力。特别是自然垄断行业放开竞争性业务,开展混合所有制经营,或者引进新的厂商,可以大大提高经济效率,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让人民受益。

3.加快推进结构性改革。

更好的发挥政府的作用,尤其在我国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体系还有很大空间。一方面继续推进结构性减税,一方面进一步扩大财政支出,特别是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正如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所称,“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作为逆周期的财政政策应该更积极,要加大支出来创造需求以稳定经济增长。”实际上,从正在召开的地方两会来看,各省市也正在实现这一举措。以北京市为例,按照新口径,2015年北京一般公共预算支出4731.4亿元,增长14.9%,比预算收入预期同比增长12.1%高出2个多百分点。迟福林认为,“中小银行、民营银行等发展速度过慢,金融现有的格局与实体经济的发展严重不相适应,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的问题”。深化金融财税改革,为不同市场主体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开展公平竞争。比如营改增的税收改革,能有力地促进服务业的加快发展。对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能促进大众创业。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能使房地产市场走上健康运行轨道。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所得税制,对调节个人收入差距很重要。


   

2015年02月02日  人浏览

信息推荐

本期信息

出品:中国改革信息库

执笔人:张娟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2日

访问量:

联系我们:0898-66189081

邮箱:info@reformdata.org

分享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QQ空间QQ空间
QQ好友QQ好友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