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在安徽推“省委六条”促生产 邓小平拍案叫好
来源:凤凰网 原文时间:2012年04月23日 所属领域:农村改革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核心提示:1977年到1980年,万里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他在农村推行的一系列的决策可以说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万里曾用惊心动魄来回顾在安徽的那几年,离开安徽后他也时刻挂念农村的发展,几次回到他曾经战斗过的土地。

凤凰卫视4月21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中国有一记广为流传的话叫做“要吃米,找万里”。邓小平也说过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而万里同志是立了大功的,1977年6月到1980年,万里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他在农村推行的一系列的决策可以说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万里安徽的农村改革,是在顶着巨大的压力,冒着政治风险的情况下进行的,步履十分艰难,今天我们将要讲述的就是万里和中国农村改革的那段非常岁月。

邓小平万里安徽 称“好钢用在刀刃上”

解说:1977年6月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二个年头,安徽第六任省委第一书记走马上任他就是万里,这时的万里已经61岁了,在常人看来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了,但对万里来说这是他人生另一个征程的开始。

陈廷一(《万里安徽》作者):他到安徽当省委书记的时候,当时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到湖北,一个是到安徽,可能中央在研究问题时候,小平同志说了一句话,好钢用在刀刃上。

吴象(原万里秘书、农村经济学家):他大概后来和其他的中央领导同志商量了,说万里是一个解决难题的能手,你让他到湖北不出到安徽,当时安徽是个重要的老大难。

解说:文化大革命已使中国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邓小平出山主持中央党政日常工作,全面整顿经济秩序是从“铁老大”晚点开始的。而万里就是由邓小平钦点出任的铁道部部长,在他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下,三个月显时效,半年出成绩,结束了“铁老大”迟到晚点,混乱不堪的管理局面。在邓小平看来要解决安徽的问题,非万里不可。

万伯翱(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长、万里长子):安徽那因为是一个文革的重灾区,不仅是生产比较落后,而且由于打派仗,军队支左啊有很多问题,就说这个尤其在60年代这个自然灾害也好,这个由于我们的方针政策也好啊,这个饿死的人也不少。

陈永贵(大寨党支部书记):庄稼倒了,我们一个一个给它扶起来,我们只要有人在,什么事情也能办。

解说:尽管此时文革已经结束了,但农业学大寨的政策方针,仍然是指导农村生产的唯一准则,这像个紧箍咒,牢牢地套住了农村发展的脚步。

吴象:一个县你各方面的工作,财贸、文教什么都要学大寨,计划生育也要学大寨,你说教育学大寨,大寨里没有几个中学生,大寨考上中学这方面的很差很差,怎么能都学大寨。我说的1977年6月万里去了,这是遇到这样一个安徽

解说:就在万里到达安徽的当天,他就收到了一封信,信中有一个装有三颗子弹头的火柴盒,没有片段文字,很显然这是一封恐吓信。

周曰礼(原安徽省农委主任):本来万里来的时候呢,他是集中精力清查这个与“四人帮”有关的人和事,大概搞了一个多月,下面好多地方出去逃荒要饭的,有些县有些地区向省委去报告,要求调购粮食没有饭吃,所以万里就感觉到呢,安徽不光“四人帮”的问题,经济工作看来问题也很大。

解说:作为当时安徽省农村政策研究室的主任,周曰礼万里汇报了文革以来安徽农村的残酷现实,全省有将近90%的生产队不能维持温饱,而成为了生产靠贷款,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的三靠县,其中有10%的队仍然在饥饿线上挣扎。

周曰礼:我给万里同志讲了,这个农民的这种消极怠工情绪啊,比工厂里罢工还厉害,万里听了以后啊很吃惊,他首先承认了他没搞过农业,他说看来啊这个我要拿出80%的精力来抓农业。

万伯翱:在我父亲那个书房兼办公室,就挂了一个鹰,这个是李苦禅老先生送给他的鹰,现在那幅画不知道到哪去了,这也说明老爷子这个志趣、志向,要鹰击长空,要搏斗。

解说:当时安徽的农村究竟是什么样子,这是万里迫切想要了解的。

陆学艺(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他对农村工作也并不熟,他一直是管什么城建,现在的建设部,北京市委,他是干这个的,所以他并不是,虽然是农村出身,他出来的时候也没种地,对不对。但是他看到老百姓这个事情,他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陈廷一:万里刚到这个省委报到的第二天,就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来自上海,说我们有很多安徽的老乡,现在在这讨饭呢,现在这个收容站,大概我那个数字700多人吧,全国700多,但是安徽占了三分之二。

解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万里走访了大别山区和淮河两岸的农民百姓,深入到田间地头,详细了解农业生产的情况。他在安徽在职不足三年,却几乎跑遍了安徽的所有74个县市,行程8000公里。

万伯翱:老爷子视察几乎是单人匹马,就是一辆车,前头顶多有一个,有一个吉普车,就是也不让打招呼。

陈廷一:县委书记都过来迎接他说不要,他不是一大群,因为你弄一大帮人去那个风风火火去,下面人看了解不到情况。

吴象:6月到的,连着跑了三个月,在农村普遍考察以后,他一个最深刻的印象是太穷了,太苦了,农村的老百姓太穷了,农民太苦了。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