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有中国特色的环保之路——专访国家环保局首任局长曲格平
作者:冯建华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原文时间:2009年11月18日 所属领域:生态文明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曲格平,1930年6月生于山东肥城。1976 年以来,先后任中国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国家环境保护局首任局长、全国人大环境和资源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从事环保工作40年,推动并参与制定了中国环保工作的主要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

现年80高龄的曲格平,是我国环保工作的推动者和见证者。除了丰富的实际工作,曲格平还致力于环保理论研究,著述颇丰,是我国环境保护学科的奠基者和重要的开创者之一。由于贡献卓著,曲格平获得了联合国环境大奖、蓝色星球奖、世界自然基金会“爱丁堡公爵奖”、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等诸多国际、国内奖项,其中有的奖项在国内具有填补历史空白的意义。

当初,按照人们的认识,环境保护是个卫生问题。于是,便组织了一个以卫生部为主体的代表团。在审议名单时,周总理却认为环境问题不仅仅是个卫生问题,还涉及国民经济的很多方面。于是,按照总理的要求,重新组建了一个以国家计委为首的综合性代表团。

说到中国的环保事业,就不能不提到周恩来总理

记者:您是怎么涉入环保工作的?当初是不是有很多人不理解?

曲格平:1969年,我调入国务院计划起草小组工作。当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混乱时期,为了国民经济的规划和安排,周总理成立了这样一个临时性的工作机构。当时计划起草小组只有16个人,工作非常忙,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我负责联系的是化工、石油等行业,都与环境污染直接相关。正因为这一点,领导安排我兼管环保方面的事情。说实话,当时我对环保工作一点也不了解,没有专业知识,更没想到此后便一直与环保工作结缘,环保成为我后半生的职业,算起来我从事这一工作已整整40载。

说到中国的环保事业,就不能不提到周恩来总理。1970年12月初,日本社会党前委员长浅沼稻次郎的夫人浅沼亭子到中国来访问。周恩来总理在接见日本客人的时候,了解到随行的有一位专门报道日本公害问题(当时,环境污染也称公害)的记者,于是,一向关注环境保护问题的周总理特别约请这位记者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了解了日本公害问题的发展及对策。

其时,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国家,环境污染已开始给人民的生活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严重影响。当时中国的经济虽不很发达,但周总理已意识到环境问题迟早是要出现的。

在约请日本记者谈话的第二天,周总理就指示我们举行一次报告会,请这位记者讲讲环境保护的问题,听课对象不仅要包括科技人员,而且要包括国家机关的负责人。现在举行这样一个报告会是常有的事。但在当时,环境保护在中国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很多人认为环境保护只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事情。一些被要求听课的人特别是有些国家部委的负责人,思想上存在很大的疑惑和不理解。为此,我们做了很多说服工作,才把这件事做成。可以说,中国环保工作启蒙的第一课就从这里开始。

记者:1972年,您参加了联合国首次人类环境会议,这对您的触动是不是特别大,甚至可以说决定了您以后的人生方向?

曲格平:1972年,联合国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首次人类环境会议,周总理决定派代表团参加会议。当时中国正处于“文革”期间,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很多事情都顾不上了,环境保护就更无从谈起。可以说,人们对于环境问题是很陌生的,甚至连“环境保护”这个词都没怎么听说,认为环境保护就是打扫卫生、垃圾处理这类事。在这种情况下,周总理决定派出一个大型代表团去参加世界首次人类环境会议,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高瞻远瞩的决定。

当初,按照人们的认识,环境保护是个卫生问题。于是,便组织了一个以卫生部为主体的代表团。在审议名单时,周总理却认为环境问题不仅仅是个卫生问题,还涉及国民经济的很多方面。于是,按照总理的要求,重新组建了一个以国家计委为首的综合性代表团。

中国代表团有40多人,其中,只有我和后来担任北京市环保局局长的江小珂两个人接触过环保工作,但我们的知识也很有限。其他成员都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

在会议期间,有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来自一些西方国家的民众到会场外举行示威游行,其中有一些示威者,甚至抬着身患残疾的环境污染受害者,那种场面令人触目惊心。

现在想来,正是通过这次会议,我才真正认识到,环境保护不是偶然和个别地区的现象,而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与经济社会发展直接相关。会议就像一把炽热的火炬,照亮了我的眼睛,点燃了我心中的光明和希望。我认识到了环境保护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这让我突然感觉到了人生的价值所在。

1983年,重新组建了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在委员会的成员中,先后有4人被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其中有3人担任了国务院总理。正是依托这个平台,中国在此后的十多年时间里,能够比较顺利地出台一系列重要的环保政策制度和重大决定。

“文革”中我们就认识到环保,实在是个奇迹

记者:除了个人,这次会议对推动中国环境保护工作是不是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曲格平:这次会议结束后,代表团向总理直言,中国的环境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不仅表现在城市污染方面,而且自然生态也遭到了比较严重的破坏。听取汇报后,周总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说,此前一直担心的问题正在成为现实。为此,他指示召开一次全国性会议,专题研究和部署环境保护工作。

1973年8月,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在这次会议上,摆出了环境存在的问题,并初步分析了产生的原因;提出了环境保护的方针,明确了工作的方向;拟定出十条工作任务和要求,日后成为国家环境保护的行政法规性文件。会后国务院批准建立了一个环境保护工作机构,称“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办公室”。环境保护工作正式列入了中央政府的议事日程。在“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混乱局面下,召开这样一次会议,公开明确中国也存在比较严重的环境问题,这不能不说是奇迹,这全靠了周恩来总理的指导和支持。

结束中国环境保护无法的历史

记者:在联合国环境署代表处担任首席代表,对您来说是不是意味着又一个新的起点?

曲格平:是的,这段经历在我的环保工作生涯中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1976年,国家决定派我到内罗毕中国常驻联合国环境署代表处担任首席代表。这为我开拓视野,寻找工作新思路提供了机会,在此期间,我几乎把全部精力用在拜访各国专家和获取各国环保资料上,这是认识和研究世界环境问题难得的一座学校。经过学习和研究,我认识到西方国家推进环保工作的一个重要而有效的手段,就是建立起健全的法律制度和有力的监管机构

于是,从内罗毕卸任回到北京后,我便呼吁尽快出台环保法。“国环办”成立了环保法起草小组,我也成为其中的一个成员。

1979年9月,在国家恢复法治建设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是全国人大首先通过的法律之一,这结束了中国环境保护无法的历史。这部法律为中国环境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规定设立环境保护专职机构,并为环保监管机构提供了法律依据。

上世纪70年代,中国基本处于“文革”动乱期间,在学校停课、工厂停产的混乱状况下,中国的环保工作竟然开始起步,并能取得许多进展,很不容易,值得积极评价。说到这里,我们特别怀念周恩来总理,是他的远见卓识,才使中国环保事业迈出了第一步。否则,中国环保事业列入国家正式议程,至少要推迟十年。

确立“走中国特色的环保之路”

记者:进入80年代,环境问题日益显现,我国的环境保护工作是不是也随之得到了加强?

曲格平:进入80年代后,中国的环境问题日益突出。城市污染还没有得到解决,大量兴起的乡镇企业又成了新的污染源。之前,污染主要是呈“点、线”状态,此时已蔓延成“面”上的问题,这种局面一直延续到现在。

依据法律规定,1982年国家机构进行改革时,决定在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内设环保局,我成为首任局长。这是一个计划单列的机构,财务、人事、教育等权限职能独立,能支配的款项有时甚至比主管部委还要多。应该说,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现象,可见国家领导人对环保工作还是比较重视的。

1983年,全国第二次环境保护工作会议召开。在这次会议上,“走有中国特色的环保之路”的方针被提出来,而且,环境保护被国家正式列为一项基本国策,在此之前只有计划生育成为基本国策。国策地位的确立,把环境保护从一个边缘性事务提升到现代化建设的中心位置,这有利于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和发展理念,对推进中国的环保工作有着重大的意义。然而,当时在征求意见时,很多部委对把环境保护列为基本国策,还很不理解。

1983年,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办公室被撤消后,重新组建了一个全新协调机构——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这个机构是由30多个部委的领导组成,首位负责人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委员会的办公室设在环保局,我任办公室主任。各个部选派了具有相当能力的人出任委员,在委员会的成员中,先后有4人被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其中有3人担任了国务院总理。正是依托这个平台,中国在此后的十多年时间里,能够比较顺利地出台一系列重要的环保政策制度和重大决定。实践证明,因为环境保护涉及国民经济方方面面,这种机构是十分需要的。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