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市场化改革探索
来源: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 原文时间:2009年02月12日 所属领域:总体改革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主持人: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这里是思想的盛宴,这里是学术的殿堂。20世纪末,中国开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21世纪初,中国的经济举世瞩目。伴随着全球性金融危机,西方理论界对多年来倡导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开始产生质疑,这个被追捧了许久的优越制度是否还不够完善,30年来,中国经济市场化的探索有哪些经验和教训可以供全球参考,未来中国又将如何继续推进市场进程。有关这些问题,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研究会的会长,高尚全教授。

下面我们看一下大屏幕,一个介绍高尚全教授的短片。

高尚全,著名经济学家。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19299月生于上海市嘉定县。1952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长期从事经济政策研究工作。他是最早提出政府治理改革的学者之一,他参与起草十五大报告,他系统地提出了“以民为本”和“民本经济”的理论,对改革的相关理论进行了创新,亲力亲为,见证着中国改革的发展历程。

主持人:我今天这里拿到了一本书,叫做《高尚全改革论集》。大家看一下这个前面包的这个小红条,上面有两行字:丛书的作者是为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谏言献策的经济学家,高尚全先生就位列其中。那么前面这一个定语,其实就是对高尚全先生的一个历史性总结,为中国改革开放30年谏言献策的著名的经济学家。那么我想是高部长最早,他是提出了政府的治理改革,那么是不是您很早就意识到,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其实就是政府太大,或者是政府干预太多,甚至是政府主导太多,因此这个东西就成为您改革开放的这个谏言献策中间最早提出来的一个问题?

高:对,为什么提出政府改革呢,因为计划经济一个主要特点是以政府为主导来配置资源,那么政府它这个职能包罗万象,企业的产供销,企业的人财物,政府都管,所以觉得这个,后来我提出来,这个要政府改革作为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提出这个意见,这个受到国务院领导同志的重视,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就是如果政府职能不转变,那么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很难推进。

主持人:那么现在回过头来看,由华尔街引发的这一场金融危机,那么就使人们或者是整个世界,不仅仅是经济学界了,都在重新反思新自由主义。就是那么这种它的新自由主义的主要观点,其实就是主张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那么现在的话,对于国家干预,包括带有一些社会主义因素的一些东西,那么现在全世界也都在重新认识。那么高部长,您认为就是我们中国这30年来的市场经济的探索或者是经济市场化的探索中间,在前面加上中国社会主义这几个词,是一种权益的政治考虑,还是也有深远的一种经济学上的一种、经济模式上的一种意义?

高:这就是我们这个市场经济,按照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那么这个为什么前面要加这个社会主义呢,因为有人说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不一定要加社会主义,但是我理解前面要加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就是我们这个改革,在公有制跟市场经济能够结合起来。因为这个世界上认为,这个不能结合的,那么中国就是在这方面进行了探索,能够结合起来,现在证明了就可以结合的。但是我不赞成每句话都要加上社会主义,对不对,因为社会主义有一个特定的,市场的规律,它是通用的,你遵循价值规律,那你中国要遵循价值规律,美国也要遵循价值规律,其他国家都要遵循价值规律,它是个规律,规律性,市场的一个规律,所以说社会主义,就是我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公有制跟市场经济相结合的这样的体制。

主持人:您多次地参与了这个国家经济政策的一些制定,那么我们现在特别想就回顾到当时候关于要走市场化的道路的时候,好像都是有很大的争议,那么当时候争论最激烈的是一个什么问题?

高:比如说过去计划经济,把计划经济作为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要通过计划手段来配置资源,不能动的,但是计划经济这种体制的弊病,在50年代就暴露了。我是50年代在第一机械工业部工作,当时我发现这个招待所里住着满满的,干什么呢,就是跑步前进。

他们来干什么,有的说我没任务了,有的说我没设备了,有的说没有原材料了,我缺电了,缺煤了,都向部里来要,为什么呢,因为企业没有自主权。所以当时就是我写了一篇文章,调研报告,叫《企业要有一定自主权》。那时候企业,政府叫它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还要什么自主权?

主持人:自主权,对,你向国家要什么自主权嘛。

高:你企业有了自主权,就变成了修正主义,变成南斯拉夫了,当时批判南斯拉夫。

主持人:南斯拉夫。

高:南斯拉夫搞企业自治,受到批判。所以当时的压力很大,所以给一定的自主权,现在看来,我的思想还不够解放,为什么,因为企业要运转必须有自主权,政府要还权给企业,所以这种体制,你说能行吗?

主持人:不行。

高:所以觉得企业没自主权不行的,但是当时大家观念上,这个计划经济不能动的,因为这是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我们搞来搞去,多少年来,没弄清楚,我们的社会主义到底为了什么。

主持人:目的和概念搞不清楚了。

高:搞不清楚了,所以为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要搞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就要搞国有化。所以意识形态障碍很大。所以改革首先要解放思想,不解放思想,那你说按照传统的理念行吗?不行的。那么后来又是小平同志出来南巡讲话了,南巡讲话就讲到计划市场都是手段和方法,社会主义有市场,资本主义有计划,而且也提到对于市场经济不要回避。根据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十四大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主持人:这是第一次非常明确地把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目标模式。

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和方向,来之不易,经过反复地探索,经过不断争论,所以说,不管任何时候,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不能动摇。这是我们30年来改革的一条重要经验,也是今后我们改革要遵循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对。好,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高尚全先生给我们演讲,他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中国经济市场化的探索》,大家欢迎。

第一帕结束

中国经济增长的白金时代是否过去?

在漫长渐变的经济改革实践中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

中国市场化道路,如何开拓,又如何前进?

<中国经济市场化探索><世纪大讲堂正在播出>

高:这个我刚才讲了就是我们这个市场化改革来之不易,来之不易,刚才说经过这样一个过程,所以我们,不管发生什么风吹草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坚持这个市场化改革的方向,那么最近大家知道国际金融危机出来了,那么这个金融危机,这个不仅影响到虚拟经济,也影响到这个实体经济,而且影响到这个社会的生活,人们的理念,为什么呢?因为美国金融危机以后,采取了一些措施,其中有国有化的措施,那么有人就说了,美国搞国有化了,美国也搞社会主义了,美国搞的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那么国内也有人反映,我们是不是说我们搞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不是应当反思反思啊,有人就认为市场配置资源这不对了,应当政府来配置资源,有人干脆就说,还是计划经济好,采取行政的措施,行政的手段来配置资源。所以在人们思想上引起一些混乱。

那么现在要弄清楚,是不是国有化就等于社会主义,你看那位同学摇头了,不是,对,你这理解对,因为过去的理念中的社会主义,第一计划经济,第二公有制,第三行政的,行政手段来配置资源,过去主要是这个,按劳分配,就是社会主义。那么现在人家说了,你社会主义到底为了什么,美国国有化是不是社会主义。原来世界银行的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叫斯蒂格利茨,我在世界银行当顾问的时候,跟他谈过两次,最近我看见他的观点,我觉得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他说美国采取了这个措施,把纳税人的钱去救少数企业,去救一部分的人,你这个叫社会主义吗,他这个不是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是为了大众,为社会大众才是社会主义,你为了少数人怎么叫社会主义呢?他弄了一个词,叫操作主义,他说不是社会主义,叫操作主义。

其实我们回顾一下,你看看马恩全集的话,可以知道,恩格斯曾经说过,那个时候德国也搞国有化,这个俾斯麦,搞过国有化,恩格斯说,他们搞社会主义是好像是社会主义,实际上这是个冒牌的社会主义,为了他集团的利益,不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他说如果说国有化是社会主义的话,那么拿破仑是社会主义的创始人了。因为拿破仑也搞国有化。另外你看希特勒也搞过国有化,当时1929年经济危机以后,老百姓生活下降了,他为了笼络老百姓,他搞了国有化,而且当时有人一本正经提出来,要把妓院也收归国有,能说这个是社会主义吗。我觉得说得有道理,所以我们不能说国有化就是社会主义。

那么我们这个30年走过这个市场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市场化的道路,这个过程就可以看出来,从实践上也回答了这个问题,是非常正确的,因为我们所以有今天,所以我们这个实现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从封闭的半封闭的向全面全方位开放的转变,我们过去从贫困落后到步入到小康社会,这三个伟大转变哪来的,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如果没有改革开放,那不可能,不可能有这个转变。所以我想这是一点。

第二点市场经济并不是万能的,它有失灵的时候,那么失灵的时候,更要发挥政府的作用,政府救市,政府的干预也就出来了。但是这个政府的干预要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不是说政府现在你就拿出来,拿出来4万亿,准备拿出4万亿,那么大家现在,都很高兴,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避免过度下滑,促进经济的平稳发展,但是大家有一个担心,你这个4万亿,怎么用好的问题;另外担心的,这4万亿以后,是不是会产生“体制复归”的现象,大家担心这个问题。我想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政府投资,扩大投资,就是怎么样把这个钱用好,首先要考虑你这个4万亿下去,带动社会投资了没有?你撬动市场的力量没有,光是孤零零的政府投资,那不行的。其次要考虑我这个投资的扩张,我们在非常时间,非常时期很有必要,政府采取扩张投资,但是政府扩张投资要考虑到扩大内需,要考虑到消费的增长。因为回顾1997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1997年以后,我们采取了政府的措施,政府扩大投资,这个有好处,也很好的,但是有个问题值得我们总结,就是你政府的投资有没有带动刺激消费,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注意,我们政府采取扩张性的投资的时候,所以要怎么样刺激消费,消费在社会中的比重要增加,而不能降低,也就是说我这个采取措施了以后,要更改善民生,扩大消费和完善市场经济要结合起来,不要孤零零地去投入。这个刚才说了这个消费,怎么样把它带动起来。那么我看中央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十项措施来扩大内需,而且在民生方面,注意了民生的问题,所以中央对于这个金融危机当中采取的一些措施,我觉得还是很及时,但是我们要注意真正地来带动来刺激消费。这是我觉得需要我们注意的一个问题。

另外就是政府怎么样来扩大这个投资,投资的扩张,要跟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结合起来,你要考虑到你怎么样撬动市场的力量,怎么样带动社会的这个投资,而不是孤零零地光考虑政府的投资,更不是政府来取代市场,希望不要出现“体制复归”的现象,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我们政府已经做出了很重要的决策,比如说赤字的问题,国债的问题,都会有相应的措施来扩大内需,来刺激消费,所以我想就是我们这个怎么样,就是政府的扩张同刺激消费、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结合起来,这样子的话,那我们回头来看的话,那我们避免了过去的经验教训。

所以我想就是我们金融危机,我们面临着经济下滑,我们中国首先要做好自己的事,自己的事就是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出路就是要改革,从改革当中找出路,那么这样子的话,使得我们的经济能够平稳地发展,不至于下滑过多。现在增长率肯定没有像过去那样子10%,11%,但是我们如果有8%的速度,这个已经很好,8%或者8%以上,已经很好。所以我想就是我们金融,国际的金融危机,世界上大家都在采取措施,你看不管是美洲,欧洲,都在降息,我们也降了,这个怎么样通过改革来解决这些,现在我们存在的矛盾和问题。

第二帕结束

“无形之手”推动下的市场化进程

优劣并存

怎样完善?

新一轮的经济危机带来的挑战

政府\企业\民间

如何各司其职?

<中国经济市场化探索><世纪大讲堂正在播出>

主持人:非常感谢高尚全教授精彩的演讲。在这里的话我有几个问题,就是很现实的问题,是要请教一下高教授。其实高教授刚才在演讲中间已经提到了,就是这一次的这个全球性的这个由金融危机导致的这个全球性的经济衰退,中国也不能独善其身,因此的话,我们办好中国自己的事情,很重要的一个决策就是我们国家一下拿出4万亿来,加上地方的配套的话,大概可能达到18万亿说是,这么大规模的一个政府的一盘子东西端出来,来刺激内需,扩大投资,但是这个情况让我们很熟悉地想起了1997亚洲金融危机以后的一些做法,就是一种由政府作为主导的这种扩大内需的着眼点放在了一种投资扩张的方面,那么在现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之下,这种政府的投资扩张行为,很自然地会出现,包括观念上的做法上头,甚至某些制度安排上的一种体制的一种复归的这样一种现象。那么您觉得我们应不应该对这个东西保持足够的警惕?

高:对,我们也要警惕这个,我们要做好,避免这个,有一个省,它GDP没有多少,结果提出3万亿,那行吗,不行的,所以还是要量力而行,另外就是这个投资,政府投资以后,我们这个观念不一样,人家这个纳税人的观念很深的。

主持人:他会监督你国家这个钱到底做什么了。

高:我们就是,好像就是纳税人观念就很淡薄,那国家的钱,国家的钱不要白不要,不花白不花,好像就是造成这个浪费,甚至造成贪污,我看这个中央已经采取措施了。

主持人:那么这一次政府选择什么样的机会淡出这样一个,淡出这样一个市场?否则的话它就,政府投资,它又政府自己又买单。

高:对,政府投资在这样子一个紧急状况下,我觉得是必要的,在这样一个紧急状况下。

主持人:还是必要的。

高:还是必要的,但是政府投资,你要考虑要怎么样撬动市场,另外就是政府要考虑到,如果是以后运行正常了,经济恢复正常了,那么政府你要考虑到我怎么淡出?要有一个制度安排,那么这样子政府的钱就活了,不是钉在这个上面就死了,这个淡出了以后,我再投到更加需要的地方,这样一个钱变几个钱,不是光是这个项目上面,要有淡出的安排。要撬动动市场,就是要注意,市场经济还是要由市场来配置资源,不要忘记这个。

主持人:也有一些经济学家提出,如何把这一次的这个扩大内需和真正的改善民生把它结合起来?

高:我们要把扩大内需,改善民生,刺激消费,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结合起来,如果不这样子的话,那么政府光是拿钱花钱,那不行的,所以你这个钱是不是,投到什么地方,重点应当是民生的问题,因为我们从过去这个财政结构来说,我们过去财政支出当中,经济建设的比重太大。但是民生的比重过小,所以要改变这个情况,要改变这个结构,所以提出来重点是要改善民生,要扩大居民的消费,这是完全对的。那么政府也注意了这个问题,把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什么等等,这个考虑到,那么政府投资现在有些基础设施,比如说民间没有这个力量投入,你可以投,但是对于一般的竞争性行业,你要尽量能少投就少投了。

主持人:好,我这里有一个凤凰网的网友,他向高部长提一个问题,这个网友的名字叫南橘北枳,他说有学者认为,欧美的国有化大概是指这次金融危机中间做的一些手段,是为了捍卫自由资本主义的市场化,而我们中国的市场化是一个分肥计划,国企行业垄断严重,应该怎么办?

高:刚才讲了,就是我们搞国有,到底国有是为了什么,先弄清楚国有是为了什么。

主持人:为了什么。

高:如果为了少数人的利益,为了集团的利益,老百姓得不到,不能分享,我说这个国有还不是社会主义,这是少数的(社会主义)。那么垄断,垄断行业,现在垄断主要是国有的垄断,国家投入了以后,形成了它这个企业,形成了这个行业,但是还是垄断经营,最近出租汽车司机这个问题暴露了,不得不解决了。但是这问题不是现在存在的,原来就存在了,因为我们过去的垄断行业,给它一个政策,你这个利润你不要上交,这个后来大家提出来,这不合理的,国家投了资。

主持人:好像有17年、13天没交了吧。

高:国家投了资,纳税人的钱投了资,你纳税人没有分享,那么这个大家有意见了,分配不公了。因为它这个靠垄断经营得到的垄断利润,不是靠它这个经营能力的成果来分享,所以这个大家很有意见,所以现在我们经济体制改革,要把打破垄断经营作为一个突破口,这难度很大了。

主持人:难度很大。

主持人:对,所以这个垄断性的国企的改革,这个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必然牵扯到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因此这里有一位叫“老生常谈”的这个凤凰网友向高部长提一个问题,他认为中国现在可以说用30年的改革开放,好不容易换来了目前这种不完全市场化的这样一个成果,但是如果不进行政治改革,可能这份成果未必也保得住,那么您认为政治体制改革的难点在哪里?

高:政治体制改革现在这个重点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主持人: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高: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作为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怎么样突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就是牵扯到利益,各级的调整,利益关系的调整,所以这个难度也比较大,但是不管怎么样,就是要把政治体制改革作为一个中心环节来,作为一个关键,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说政府要转变职能。政府职能转变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要建设法治型政府,职能型政府,服务型政府,目标明确了,政府的基本职能就是搞服务,不是去管企业的事情。你政府管企业,我们的经验证明,越管越糟糕,所以政府是创造环境的主体,企业和老百姓是创造财富的主体,这两个主体我们过去错位了,现在必须要摆正这个主体。那么过去政府作为主体以后,把纳税人的钱收进来,去投资建自行车厂、缝纫机厂、手表厂,连卖肉的卖菜的都是国营的,这个证明不行的,政府主要在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当中,集中到这个上面来。

那么政府主要是为企业和老百姓创造这个环境的主体。现在就业压力那么大,那么要鼓励大家来创造财富,鼓励大家来创业,这样子才可以解决就业问题。如果大家不来创造财富,都靠政府来分配,这个也解决不了啊。所以我到处讲了,就是要鼓励全民创业,过去计划经济,企业和老百姓都是被动的,你要我干,但是现在市场经济一个重大的转变就是我要干了,就是内在的积极性能够充分发挥出来了,那么财富的源泉就可以涌流出来,他就可以富起来了嘛。老百姓富起来以后,政府税收也多了,那么政府有了这么个财力以后,可以为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就良性循环了,所以我们要把主体放在老百姓创业,老百姓是创造财富的主体,政府是创造环境的主体,政府就支持老百姓创业,支持老百姓就业,支持企业的发展。我们要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所以这个方向,我们在任何时候不能动摇。不能偏移。

第三帕结束

中国市场化道路,如何取得国际认同?

市场垄断,信心不足,改进的方法是什么?

白金时代的经济成长是否畸形?

<中国经济市场化探索><世纪大讲堂正在播出>

主持人:下面有老师和同学要向高先生提问的,请举手。

提问1:高教授,您好,我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市场化程度已经达到了市场经济的临界水平60%,但是欧美它们仍视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经常利用市场经济地位条款频繁对华发起反倾销调查,您认为这个主要是他们观念所造成的,还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市场经济还不完善造成的?

高:两个方面都有,他们因为要反倾销总是要找出借口,说你这个市场,现在比如说要素市场,金融市场不到位,所以说你这个市场经济的程度不高,这是一个借口,那是他为了他自己本国利益需要。另外一方面,我们确实是这样的,所以有的人认为市场经济过头了,这个看法就不对了,我们现在没有要素市场,金融危机出来以后,有人说我们金融不要创新了,金融市场不要发展了,行吗?不行。人家为什么出毛病,因为人家监管不到位,人家的消费观念,就是今天用了明天的钱,人家这个无限制地发行货币,就这些问题造成的,所以不能因为他们产生问题,我们市场化就不要进展了,不是,我们现在有的,特别是要素市场还不到位,还是很大的差距了,所以我们要经过两方面的努力,现在许多国家都承认了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是也有一些国家还不承认我们,我们要努力,他们要为这个反倾销找借口,他们也需要改进了。

主持人:下一位同学。

提问4:您好,高教授,我是来自北大社会学系的学生,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在现在我们看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角色有三种,一种是运动员,一种是裁判员,还有一个是市场规则的制定者,关于这个市场规则制定者的话,同样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叫做中国市场的垄断很大意义上是因为权力的垄断。所以关于这个角色,我想问的问题是,政府如何去改掉?而政府不去承担这个角色以后,谁去承担?是一种行业协会或者是仅仅是市场吗?谢谢。

高:这个政府为什么要转变职能呢,因为过去政府它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作为两种身份,那么现在就是要政府变成服务型的政府,政府就是为老百姓服务,为企业服务,为市场经济服务,所以政府的角色要转换,转变职能。政府要创造良好的环境,如果说政府又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这个大家都很清楚,这样子怎么能比赛呢,不能比赛的,所以政府必须要超脱一点,你只能是裁判员,哪个地方公平竞争,不公平,那我要管,我要在法律制定方面,环境的创造方面,公共秩序方面创造环境,创造条件,所以一方面,政府我不该做的,市场能做的给市场,那么政府呢有些职能就行业组织在做,而现在我们往往行业组织不到位,它变成二政府,这个情况要改变,所以行业组织真正也要转变,政府一部分职能转移到行业组织,如果行业组织变成二政府,那是不行的,有些行业组织为什么人家不欢迎它,因为它主要是收钱,你要服务,行业组织也要做好服务。

提问5:高教授,您好,我是北大社会系的学生,我想问您的一个问题是,一般是说消费、投资和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然后在国外的情况是,一般是出口,不是,消费做的贡献是最大的,但是在中国,消费对于经济增长做出的贡献是非常小的,请问是什么导致了中国这种经济增长的不正常,或者说是可以说是有点畸形呢?

高:就是啊,因为这个刚才我讲了,这个我们消费在GDP当中的比重是48.8%,扣除政府消费的14%,还有34.8%,那么这个在世界上比例是很低很低的,所以我们要改变这个情况,使得这个消费能够在GDP当中的比重能够增加。那么怎么增加呢,现在我们这个储蓄结构当中,企业储蓄,还有政府,政府的储蓄,居民的储蓄,主要是三部分,那么企业和政府的储蓄占的比重很大,所以将来你要使得老百姓口袋里头要鼓起来,使老百姓富起来,怎么富起来呢?中央有句话叫增加财产性的收入,农民光是靠粮食那是不容易富起来的,那么增加财产性的收入,就要使农民的资产变成资本,能够流动,流动过程中不断地增值,那不是就富起来了,那么富起来以后,他有这个能力去消费了,没有钱也消费不了。现在我们也正在采取措施,家电下乡,政府补贴等等,但是要想多种办法,多种渠道,使得老百姓富起来,增加财产性收入,然后来刺激消费,扩大消费,提高消费在GDP当中比重。

主持人:中国走向市场经济并不是传统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的选择,而是在探索和解决社会主义实践中所面临的一系列重大现实问题与¬矛盾的过程中逐步演进的结果。经过30年来的改革开放的实践和探索,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历史经验,这些经验对于指导今后的改革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好了,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高尚全教授今天精彩的演讲。同时也感谢今天在座的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以及凤凰网的网友们,下周同一时间,我们《世纪大讲堂》再见。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