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次发行彩票广告"官司"打到中募委
来源:幸运之门彩票网 原文时间:2008年12月16日 所属领域:市场体系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1987年7月27日,在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议声中,中国第一张彩票在石家庄忐忑而生。不过,当时可不敢叫“彩票”,而叫“社会福利有奖募捐”。

如今,30年过去了,从1987年的2000万元发行量,到去年中国彩票超过1000亿元的总销量,彩票,已从单纯的“募捐”,发展成为一大“市场”。买彩票已成为许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动议]

国务院、书记处、政治局常委先后讨论

“就像是刚刚发生的事,每个环节都很清晰。”回忆起新中国第一张彩票的产生,72岁的周金品记忆犹新。在彩票筹备和发行初期,他负责宣传工作。

周金品说,当年发行彩票,是被国民经济形势和民政事业困局“逼”出来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国民经济虽然发展迅猛,但需要救助的社会群体非常庞大。每年财政拨款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同步,可由于历史欠账太多,民政部门的救济资金依然捉襟见肘。

1984年,时任国家民政部部长崔乃夫会见香港知名人士方心让。方当时是香港马会董事,他无意间谈起了“彩票”。崔乃夫的思路由此触动:为什么不能发行彩票向社会筹集资金呢?崔乃夫想先调查一下可行性。

1986年,崔委托一个访苏社团做了考察,得知苏联和东欧国家都在发行“彩票”。

随后,崔乃夫写信给当时的国务院领导,建议发行彩票。领导觉得这是一个解决社会福利资金不足的办法。他要求崔乃夫再调查论证,并写出书面报告。

经过大量调查研究,同年8月18日,民政部向国务院报送了《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

民政部提到,“每年发行10亿元的有奖募捐券是可行的。考虑到个人承受能力,面额不宜过大,以1元为好。经初算,每年可筹集资金5亿元。

民政部还建议,成立“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作为发行有奖募捐券的法人。

国务院很快通过了报告。

1987年2月5日,中央书记处再次讨论了报告,又报送中央政治局常委。

常委均表示同意,但明确指出:除民政部门外,其他单位和个人一律不准搞类似彩票活动。由民政部组织“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下称募捐委),可请一些知名人士参加。要从严控制,只限社会福利。

[筹办]

宣传有奖募捐

一天拿到5个部长签章

在得到政治局常委的明确答复后,“募捐委”开始筹办。

周金品回忆,当时他是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副总编辑,1987年2月接到调令,要求他到民政部报到,进入募捐委筹备组负责宣传工作。

“我当时可以说是一张白纸,对彩票没有一点概念,”周金品说,他向民政部副部长章明提出不能胜任。章明说“大家都是白纸,但中央的决策一定要努力做好。”“(报到)第一天就接到许多任务”,周金品说,最主要的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有奖募捐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为了获得媒体的宣传,周金品起草了一份《关于做好有奖募捐宣传工作的联合通知》,并获得崔乃夫的签字。随后,他跑到中宣部、广播电视部、文化部、新闻出版署,希望各部联合签署这个通知。

仅一天时间,周金品就拿到了五个部长的签章。

后来,有人说周金品是飞着跑完签章的。因为照常理,想要约到一个部长,也要一天时间。

“主要是国家支持,各部长也知道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所以非常支持。”周回忆说。

[插曲]

专家泼冷水

“彩票这种东西不该搞”

由于对彩票的印制、发行、管理都不甚了解。有人建议筹备组找一些建国前做过彩票的专家来“支招”。

没想到,这次“支招”会筹备组先被浇了一瓢冷水。

研讨会一开始,一位专家就批评开了:“彩票过去的名声太臭,不应该搞这种东西……”、“想要一年发行10个亿,那纯粹是做梦。”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李镜流的发言让人耳目一新,”周金品回忆,“他说,有奖募捐是依据宪法精神的,中央批准了在全国发行彩票,这是为了发扬人道主义兴办福利事业。”

前面发言的专家马上改变了态度。大家也开始献计献策,对彩票发行的各个环节提出建议。

此时,除了筹办募捐委外,彩票发行的试点工作也开始启动。国务院指示民政部可自行发文要求各地各部门配合,文件上可注明“已经国务院批准”。这等于给了民政部一把“尚方宝剑”。当年,首批10个省市确定于7月开始试点,其中包括上海广东河北等。

1987年5月30日,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下称中募委)在京召开首次会议。中顾委常委、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担任名誉主任。荣高棠、钱伟长、冰心等22位担任名誉委员。国务院44个有关部委的负责同志是委员,崔乃夫为主任,章明、邓朴方为副主任。

会议通过了委员会章程和《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试行办法》。

[实施]

550万借款

财政部要三年还清

中募委成立之初,身无分文。在崔乃夫的协调下,财政部同意借款550万元做开办费,但必须在三年内还清。

550万元如何启动全国规模的销售活动?中募委决定,暂时将返奖率定为销售额的35%,15%作为发行成本,剩下的作为社会福利资金。

据周金品回忆,为了省钱,当时彩票的印制成本从预计的3分5降至2分左右。中募委后来在规定的期限内还清了财政部的借款。因为到1990年,中国彩票销售量已达6.47亿元。

为借鉴经验,中募委还赴港澳考察了“六合彩”等彩票的发行。

“考察组认为,当时国内不具备做‘六合彩’的条件。六合彩靠巨额奖金吸引彩民,头奖曾达1880万港元。这一点是大陆不可效仿的。”周金品说。

考察组最终确定,要立足于玩法相对简单、销售管理环节少的传统型彩票,最高奖金定在1万元以下。

由于建国后彩票一直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为了不引起人们的反感,当时的彩票被定名为“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

那时国内无一家彩票专业印刷厂,经多方联络,第一张“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于1987年7月在天津市造币厂通过验收。首批福利彩票,面值1元,图案类似人民币,共印制8000万张。

此后,中募委又先后联系了10个厂家合作印制福利彩票。

[上市]

为一句广告词

“官司”打到中募委

1987年7月19日,中募委召开了最后一次试点工作汇报会。

此时,距原定发行日期不到10天了,但会上没一个省市敢保证已做好准备。

崔乃夫非常着急,说“我们发行彩票的事早已通过中国新闻社在国外造了舆论。香港的报纸也说大陆7月份要发行彩票,现在一张发不出去,这怎么讲?!”会场上鸦雀无声。

之后,河北省福彩中心原主任唐泽敏与石家庄市民政局副局长姬健波商议,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唐泽敏向中募委领导承诺月底前在石家庄发行彩票。中募委同意了他的设想,并授权由他来草拟第一张福彩广告。

这时已是21日凌晨2点,当唐泽敏回到房间最终拟定广告稿时,已到了7月21日凌晨5时。

中募委领导看到广告词后,觉得很满意,只字未改就拿了回来。不过,这则广告在石家庄市政府却引起不小的争议,个别市领导坚持要把其中一句广告语去掉。

“当时唐用了两句很有鼓动性的话。”周金品回忆。

一句是:“衷心祝愿您为发展市社会福利事业做出您有意义的募捐。”第二句话是:“衷心祝愿您在有奖募捐中荣获高奖。”

市领导要求把第二句去掉。理由是:广告是以中募委、省募委和市募委名义发的,文中又打了国务院批准,省政府市政府同意的字样,用语必须严肃。政府只能引导人们向社会奉献,不能引导人们为了获得高奖而去买奖券。

唐泽敏则坚持不能去掉这一句,因为去掉就不再是有奖募捐而是单纯的募捐了,这和发行奖券的宗旨不相符。

双方争执不下。此时已是7月24日,离首发日期只剩三天,可广告还发不出去。

“官司”打到了中募委。中募委领导反馈的意见是:广告写得很漂亮,并且最精彩就是那一句,不能去掉。

争议顿时平息,石家庄立即开始用最大的纸张套红印制,总共印刷了3500份。

为了把海报在一夜之间贴到石家庄的街头巷尾,连居委会的老太太们都出动了。一时间,石家庄市到处是这种广告,简直成了一道风景。此时,距离发行还有一天。

[尾声]

首个头奖2000元

媒体就负面报道道歉

1987年7月27日上午,有奖募捐券首发式在石家庄市政府门前广场举行。带头买下第一张彩票的是当时石家庄的副市长孙永生。

当天,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省长谢峰也让秘书为他们代买100张彩票,还表示:如果中奖,奖金全部捐给社会福利事业。

一个月后,新中国第一次彩票摇奖在石家庄工人文化宫举行。摇奖现场人山人海。

在首批中奖者中,温国斌是一等奖获得者。温当时是河北医学院的临时工。

据周金品回忆,彩票上市之后,因为对“有奖募捐”的理解不够,负面报道也是接连而至。

当时一南一北两个城市的的两家媒体对“有奖募捐”进行了负面报道,认为这是一种不合理的集资手段。

据周金品回忆,“后来是中宣部做了指示,称‘有不同意见是可以的,但不应该把经过批准的有奖募捐视同赌博’。”后来,两家媒体都做了更正和致歉。

【链接】

头奖得主:买彩票只因当时没啥娱乐

“当时看着满大街都是广告,就凑热闹买了两张,没想到竟中了奖。”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温国斌说。

温国斌说,1987年他刚刚21岁,正在做熟食批发的生意。当时看到石家庄大街小巷都是“有奖募捐”的宣传海报,人们也都在议论这个事情,就凑热闹去买了两张。

“当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就觉得这个挺好玩,没想过会中奖。”温国斌说。

温国斌获得2000元奖金后,没有挥霍,只是和几个亲戚朋友随便吃了点饭算是庆祝。他仍然做着熟食批发的生意,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很低调”。

如今,温国斌仍在做熟食批发的生意,衣食无忧,日子非常安逸。偶尔,温国斌还会买上几注彩票,但却没想过能否再次中奖,确实,他也没有获过大额的奖金。他也从不宣扬自己是新中国第一个一等奖彩票得主。

谈到中奖带给他的变化,温国斌说,因为中了一等奖,他觉得自己的运气特别好,于是干什么都有信心,做起事来也比较顺,可以说,中奖改变了他的人生。

1987年7月27日,在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议声中,中国第一张彩票在石家庄忐忑而生。不过,当时可不敢叫“彩票”,而叫“社会福利有奖募捐”。

如今,30年过去了,从1987年的2000万元发行量,到去年中国彩票超过1000亿元的总销量,彩票,已从单纯的“募捐”,发展成为一大“市场”。买彩票已成为许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动议]

国务院、书记处、政治局常委先后讨论

“就像是刚刚发生的事,每个环节都很清晰。”回忆起新中国第一张彩票的产生,72岁的周金品记忆犹新。在彩票筹备和发行初期,他负责宣传工作。

周金品说,当年发行彩票,是被国民经济形势和民政事业困局“逼”出来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国民经济虽然发展迅猛,但需要救助的社会群体非常庞大。每年财政拨款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同步,可由于历史欠账太多,民政部门的救济资金依然捉襟见肘。

1984年,时任国家民政部部长崔乃夫会见香港知名人士方心让。方当时是香港马会董事,他无意间谈起了“彩票”。崔乃夫的思路由此触动:为什么不能发行彩票向社会筹集资金呢?崔乃夫想先调查一下可行性。

1986年,崔委托一个访苏社团做了考察,得知苏联和东欧国家都在发行“彩票”。

随后,崔乃夫写信给当时的国务院领导,建议发行彩票。领导觉得这是一个解决社会福利资金不足的办法。他要求崔乃夫再调查论证,并写出书面报告。

经过大量调查研究,同年8月18日,民政部向国务院报送了《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

民政部提到,“每年发行10亿元的有奖募捐券是可行的。考虑到个人承受能力,面额不宜过大,以1元为好。经初算,每年可筹集资金5亿元。

民政部还建议,成立“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作为发行有奖募捐券的法人。

国务院很快通过了报告。

1987年2月5日,中央书记处再次讨论了报告,又报送中央政治局常委。

常委均表示同意,但明确指出:除民政部门外,其他单位和个人一律不准搞类似彩票活动。由民政部组织“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下称募捐委),可请一些知名人士参加。要从严控制,只限社会福利。

[筹办]

宣传有奖募捐

一天拿到5个部长签章

在得到政治局常委的明确答复后,“募捐委”开始筹办。

周金品回忆,当时他是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副总编辑,1987年2月接到调令,要求他到民政部报到,进入募捐委筹备组负责宣传工作。

“我当时可以说是一张白纸,对彩票没有一点概念,”周金品说,他向民政部副部长章明提出不能胜任。章明说“大家都是白纸,但中央的决策一定要努力做好。”“(报到)第一天就接到许多任务”,周金品说,最主要的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有奖募捐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为了获得媒体的宣传,周金品起草了一份《关于做好有奖募捐宣传工作的联合通知》,并获得崔乃夫的签字。随后,他跑到中宣部、广播电视部、文化部、新闻出版署,希望各部联合签署这个通知。

仅一天时间,周金品就拿到了五个部长的签章。

后来,有人说周金品是飞着跑完签章的。因为照常理,想要约到一个部长,也要一天时间。

“主要是国家支持,各部长也知道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所以非常支持。”周回忆说。

[插曲]

专家泼冷水

“彩票这种东西不该搞”

由于对彩票的印制、发行、管理都不甚了解。有人建议筹备组找一些建国前做过彩票的专家来“支招”。

没想到,这次“支招”会筹备组先被浇了一瓢冷水。

研讨会一开始,一位专家就批评开了:“彩票过去的名声太臭,不应该搞这种东西……”、“想要一年发行10个亿,那纯粹是做梦。”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李镜流的发言让人耳目一新,”周金品回忆,“他说,有奖募捐是依据宪法精神的,中央批准了在全国发行彩票,这是为了发扬人道主义兴办福利事业。”

前面发言的专家马上改变了态度。大家也开始献计献策,对彩票发行的各个环节提出建议。

此时,除了筹办募捐委外,彩票发行的试点工作也开始启动。国务院指示民政部可自行发文要求各地各部门配合,文件上可注明“已经国务院批准”。这等于给了民政部一把“尚方宝剑”。当年,首批10个省市确定于7月开始试点,其中包括上海广东河北等。

1987年5月30日,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下称中募委)在京召开首次会议。中顾委常委、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担任名誉主任。荣高棠、钱伟长、冰心等22位担任名誉委员。国务院44个有关部委的负责同志是委员,崔乃夫为主任,章明、邓朴方为副主任。

会议通过了委员会章程和《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试行办法》。

[实施]

550万借款

财政部要三年还清

中募委成立之初,身无分文。在崔乃夫的协调下,财政部同意借款550万元做开办费,但必须在三年内还清。

550万元如何启动全国规模的销售活动?中募委决定,暂时将返奖率定为销售额的35%,15%作为发行成本,剩下的作为社会福利资金。

据周金品回忆,为了省钱,当时彩票的印制成本从预计的3分5降至2分左右。中募委后来在规定的期限内还清了财政部的借款。因为到1990年,中国彩票销售量已达6.47亿元。

为借鉴经验,中募委还赴港澳考察了“六合彩”等彩票的发行。

“考察组认为,当时国内不具备做‘六合彩’的条件。六合彩靠巨额奖金吸引彩民,头奖曾达1880万港元。这一点是大陆不可效仿的。”周金品说。

考察组最终确定,要立足于玩法相对简单、销售管理环节少的传统型彩票,最高奖金定在1万元以下。

由于建国后彩票一直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为了不引起人们的反感,当时的彩票被定名为“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

那时国内无一家彩票专业印刷厂,经多方联络,第一张“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于1987年7月在天津市造币厂通过验收。首批福利彩票,面值1元,图案类似人民币,共印制8000万张。

此后,中募委又先后联系了10个厂家合作印制福利彩票。

[上市]

为一句广告词

“官司”打到中募委

1987年7月19日,中募委召开了最后一次试点工作汇报会。

此时,距原定发行日期不到10天了,但会上没一个省市敢保证已做好准备。

崔乃夫非常着急,说“我们发行彩票的事早已通过中国新闻社在国外造了舆论。香港的报纸也说大陆7月份要发行彩票,现在一张发不出去,这怎么讲?!”会场上鸦雀无声。

之后,河北省福彩中心原主任唐泽敏与石家庄市民政局副局长姬健波商议,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唐泽敏向中募委领导承诺月底前在石家庄发行彩票。中募委同意了他的设想,并授权由他来草拟第一张福彩广告。

这时已是21日凌晨2点,当唐泽敏回到房间最终拟定广告稿时,已到了7月21日凌晨5时。

中募委领导看到广告词后,觉得很满意,只字未改就拿了回来。不过,这则广告在石家庄市政府却引起不小的争议,个别市领导坚持要把其中一句广告语去掉。

“当时唐用了两句很有鼓动性的话。”周金品回忆。

一句是:“衷心祝愿您为发展市社会福利事业做出您有意义的募捐。”第二句话是:“衷心祝愿您在有奖募捐中荣获高奖。”

市领导要求把第二句去掉。理由是:广告是以中募委、省募委和市募委名义发的,文中又打了国务院批准,省政府市政府同意的字样,用语必须严肃。政府只能引导人们向社会奉献,不能引导人们为了获得高奖而去买奖券。

唐泽敏则坚持不能去掉这一句,因为去掉就不再是有奖募捐而是单纯的募捐了,这和发行奖券的宗旨不相符。

双方争执不下。此时已是7月24日,离首发日期只剩三天,可广告还发不出去。

“官司”打到了中募委。中募委领导反馈的意见是:广告写得很漂亮,并且最精彩就是那一句,不能去掉。

争议顿时平息,石家庄立即开始用最大的纸张套红印制,总共印刷了3500份。

为了把海报在一夜之间贴到石家庄的街头巷尾,连居委会的老太太们都出动了。一时间,石家庄市到处是这种广告,简直成了一道风景。此时,距离发行还有一天。

[尾声]

首个头奖2000元

媒体就负面报道道歉

1987年7月27日上午,有奖募捐券首发式在石家庄市政府门前广场举行。带头买下第一张彩票的是当时石家庄的副市长孙永生。

当天,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省长谢峰也让秘书为他们代买100张彩票,还表示:如果中奖,奖金全部捐给社会福利事业。

一个月后,新中国第一次彩票摇奖在石家庄工人文化宫举行。摇奖现场人山人海。

在首批中奖者中,温国斌是一等奖获得者。温当时是河北医学院的临时工。

据周金品回忆,彩票上市之后,因为对“有奖募捐”的理解不够,负面报道也是接连而至。

当时一南一北两个城市的的两家媒体对“有奖募捐”进行了负面报道,认为这是一种不合理的集资手段。

据周金品回忆,“后来是中宣部做了指示,称‘有不同意见是可以的,但不应该把经过批准的有奖募捐视同赌博’。”后来,两家媒体都做了更正和致歉。

【链接】

头奖得主:买彩票只因当时没啥娱乐

“当时看着满大街都是广告,就凑热闹买了两张,没想到竟中了奖。”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温国斌说。

温国斌说,1987年他刚刚21岁,正在做熟食批发的生意。当时看到石家庄大街小巷都是“有奖募捐”的宣传海报,人们也都在议论这个事情,就凑热闹去买了两张。

“当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就觉得这个挺好玩,没想过会中奖。”温国斌说。

温国斌获得2000元奖金后,没有挥霍,只是和几个亲戚朋友随便吃了点饭算是庆祝。他仍然做着熟食批发的生意,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很低调”。

如今,温国斌仍在做熟食批发的生意,衣食无忧,日子非常安逸。偶尔,温国斌还会买上几注彩票,但却没想过能否再次中奖,确实,他也没有获过大额的奖金。他也从不宣扬自己是新中国第一个一等奖彩票得主。

谈到中奖带给他的变化,温国斌说,因为中了一等奖,他觉得自己的运气特别好,于是干什么都有信心,做起事来也比较顺,可以说,中奖改变了他的人生。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