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奖金正名,开滦人憋了十年
来源:新京报 原文时间:2008年11月04日 所属领域:收入分配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我们做得对!”81岁的肖寒坐在家中,回忆起人民日报3月12日发表的《开滦煤矿实行按劳分配政策获得良好效果》这篇报道,激动而坚定的言语似乎能打破整条胡同的安静。

“我们做得对”是这位前开滦煤矿党委书记的心声,也是开滦工人的心声。这句话憋了将近10年,肖寒和工人们一起,在厂里薪酬方面实行按劳分配,“自己悄悄干,不敢大声说”。因为在当时,“四人帮”认为,这种做法是“奖金挂帅” 、“物质刺激”,这种做法被扣上“扩大资产阶级法权”的帽子。

“开滦是幸运的,肖寒也是幸运的。”如今,老人坦言,那时全国缺煤,周恩来总理年年打电话要煤,开滦煤矿首先要产煤成了一条铁律。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肯定开滦经验。

“终于可以不要偷偷干啦,而且随后还在全国煤矿系统推广。”1977年肖寒离开开滦,升任国家煤炭部部长。

开滦井下工人挣钱多

1970年,最好的肉不到一元钱。井下工人董泽民,拿着第一个月工资75.4元,“心里那个乐啊”。

“哎呀!比我还多。”父亲当时惊讶的神情让董泽民至今难忘,父亲做了一二十年井上工,月薪比儿子少了20多元。

如今已是开滦集团宣传干部的董泽民,还记得妈妈的那句话:“这下可以挑着买肉了!”

“井下工人嘛!”董泽民清楚,当初选择下井就是因为“挣钱多”,这就叫“按劳分配”,但在当时没人敢明说。

当时正批判“奖金挂帅”、“物质刺激”,否定奖励机制和工资差别,按劳分配更没有名分。全国不少厂矿“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有的甚至停产。

“上一个班得一天钱,无故旷工就得扣工资。”肖寒坚持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干活的工人多得钱,也可以让部分闹事捣乱的工人回去生产,“家家都得养家糊口”。

一名开滦老工人回忆,受“文革”的影响,开滦一度实行月工资制,工人特别是老工人表示不满。开滦煤矿出现上班不上班一个样,旷工不少得,上班划道儿,开支点票儿。

“这是奖励懒人的制度。”为了出煤,肖寒恢复日工资制,多劳者还可以多领钱,出勤率立马提上来。

工资单上奖金无名无姓

一个矿上典型让肖寒想到了多劳就应该多得。

侯占友背着干粮袋下井义务加班,一干就是3天3夜。“地球转一圈,他转一圈半”。肖寒在表扬这个开滦矿的典型时,也想到的是矿上管理是不是出了问题。“不能老让人白干,家里干粮带走了,口粮断了。”

肖寒决定,实行计时工资加奖励。对坚持下井,做出成绩的先进集体和个人,每一年或半年给一次政治荣誉奖(一张奖状和一个搪瓷缸);对完成生产计划、生产指标、工程规格质量符合要求、没有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达到规定出勤工数的,每月多发一定的钱。标准是,井下工人高于井上工人,主要工种高于辅助工种,重体力劳动高于轻体力劳动,工人高于干部。

为了不留把柄,这部分多发的钱不叫奖金,工资单上也没有名字,至今不少老工人只记得领过这些钱,但都不知道当时叫什么。

作为开滦唐山矿一把手的赵明那时每月所得102元,而井下的七八级工人比他还多三四十元。

“比干部挣得多,当然干劲儿足。”董泽民说。

“我们认为对,就悄悄干”

按劳分配能够在开滦矿成活,肖寒更愿意把它归功于周恩来、李先念等中央领导的关照。“文革”期间,全国大部分煤矿停产搞运动,而开滦年年增产。为保住开滦,周恩来、李先念等亲自过问,全国缺煤使得“四人帮”也不敢轻易动手。

刚推行计时工资加奖励时,工人中争论很大。有的说,咱们嘴上批判的和自己搞的,完全是两码事。有人说,奖励取消又恢复,不是倒退了?

1974年前后,姚文元撰文称,按劳分配产生资产阶级。随后,按劳分配被指是搞“奖金挂帅”、“物质刺激”,是扩大资产阶级法权、复辟、回潮。

全国形势如此,开滦煤矿党委必须组织工人批判按劳分配。

“的确组织过学习。”回忆起当初的做法,肖寒现在还很得意。

“他说他的,我们做我们的。”肖寒说,报纸上的文章不是正规文件,当时从国家到地方都未明确肯定过我们的做法,但也没有明确反对过。

“我们认为对,不说,悄悄地干。”

窗户纸几次差点被捅破

一切只能只干不说,但那层窗户纸差点被捅破。

当时一名地委政工书记要到开滦蹲点,打算到开滦组织工人搞批判试点。肖寒一听到消息就非常担心,他找到唐山市委书记死磨硬缠,说唐山市委统一领导开滦已经非常好,开滦地委就不要派人蹲点了。最后,市委把政工书记挡了回去。

“真来了,就悬了。”肖寒说。

还有一次,计时工资加奖励差点被树成典型。

肖寒介绍,由于开滦产量年年创新高,中央派来调查组调研,结论说开滦是个生产典型。当报告送达上级时,“四人帮”阻挠,开滦经验一直没有面世。

“多亏那时‘四人帮’没表扬、也没批评,否则我肖寒就洗不清了。”肖寒继续带领开滦“悄悄干”。

为了不影响生产,肖寒坦言,那时的批判就是做样子,就是应付。

既要搞批判,又要搞生产,上午开会批判,下午开生产会,矿上感觉力不从心。

肖寒就在批判会上做文章,想办法将批判和生产联系起来。有一次,上面要求“批林批孔”,肖寒借用林彪在东北不到战场的例子,强调干部要到一线要下井去。

“转个弯儿,还是搞生产。”批判会开了,生产没耽误,肖寒还把那些要求搞批判会的人嘴堵上。

政治局会议上获小平肯定

“四人帮”倒台后,一些人仍对开滦的做法有非议。有的说,要是没有开滦煤矿年年增产,“四人帮”倒台会更快, “开滦客观上帮了‘四人帮’的忙。”由此,他们认为应该批判开滦矿。

关键时刻,开滦的按劳分配制度得到邓小平的肯定。

1977年10月29日,人民大会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听取煤炭部工作汇报。汇报者说,开滦煤矿“四五”计划最后一年———1975年生产原煤2563万吨,矿井提升能力翻番,五年间累计多产煤炭2000多万吨,平均每年400 万吨,相当于年增加两座年产200万吨的大型煤矿,全员效率1.673吨/工,效率高于全国平均效率一倍。

“为什么这么好?”一个声音发问。

李先念、纪登奎插话:“开滦工资井上井下不一样,井下工资也不一样。他们最早恢复工程师责任制,坚持各项生产安全规章制度。”

发问者总结说:“大庆经验要学,开滦经验也要学。开滦生产翻番、效率比全国高一倍,肯定是好经验。开滦经验要总结,包括按劳分配,包括岗位责任制。”

30多年过去,当时的汇报者、时任煤炭部部长的肖寒仍能清楚地记得这段谈话,而那个发问者就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

“非常感激他的支持。”81岁的肖寒感慨地说。

在全国煤炭系统推广按劳分配制度没有了阻力,1978年3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开滦煤矿实行按劳分配政策获得良好效果》,肯定了开滦按劳分配。

搪瓷杯最终变成奖金

1977年到1978年,人民日报涉及按劳分配的文章不下13篇。

“大多都看了,更理直气壮了!”如今,肖寒回忆起当时情景,仍很激动。开滦矿按劳分配从“悄悄干”,到获得全社会认可,“说明咱们做得对。”

虽然按劳分配变得理直气壮,但奖金的名分始终未得到明确恢复。开滦坚持按劳分配,但从来没敢明确提出恢复奖金,因为大多数人反对“奖金挂帅”。有一次,针对奖励劳模的奖品只是搪瓷杯的做法,在河北省常委会上,肖寒本想明确提出奖金一事。话还未出口,一些省领导马上问:“那得多少搪瓷杯?这样合适吗?”一看架势不对,肖寒也就不提奖金一事了。

机会还是来了。

1978年9月19日,邓小平视察开滦煤矿,肖寒陪同。

“煤炭价格太低,工人工资低,福利差,不如电力等系统职工。此外,井下工人劳动强度大,艰苦危险,夜班工人一年四季不见太阳,现在没有奖金,可否发点奖金?井下班长实行岗位津贴?”肖寒试探着问。

“可以。”邓小平当即拍板。

“奖金是否马上可以发?”得到肯定答复后,肖寒迫不及待地给康世恩副总理打电话请示。

“小平同志同意了,当然可以发。”康世恩说。

1979年1月,全国煤炭工作会议,经国务院批准,平均每吨煤提价5元,井下班长岗位津贴,增加采煤工人井下津贴。4月起,井下班长岗位津贴等在全国煤矿系统执行,按劳分配中的奖金终于名正言顺。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