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与效率并重的公共服务体制——澳大利亚公共服务考察报告
作者:方栓喜 来源:中改院 原文时间:2007年12月04日 所属领域:行政体制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2007年11月5-15日,由我院执行院长迟福林任团长的公共服务考察团赴澳大利亚进行考察。为深入了解澳大利亚公共服务供给的现状,考察团与悉尼、堪培拉、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相关政府部门及悉尼大学研究机构的人员进行了座谈,重点考察了澳大利亚公共就业服务、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供给,以及区域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相关制度安排。

一、弱势群体优先的公共服务供给

澳大利亚是一个仅有2000多万人口的发达国家,经济上有着不俗的表现,2006年GDP总量位列世界第14位。在这样一个很有条件实行高福利的国家,并非人人同等享受福利。这些年来,澳大利亚的福利政策有一个重要的特征是向弱势群体倾斜。

在走访维多利亚州劳动与就业部时,研究劳动就业的利兹•辛克莱(Liz Sinclair)向考察团介绍,他们的养老保险不是对所有人口的全覆盖,而是主要考虑没有能力养老的居民。居民个人财产如果超过70万澳元,政府不负责为其提供养老方面的支出,即便是年龄高也不能领退休金。

对于弱势群体,澳大利亚政府则不遗余力地进行帮助。他们认为,失业是最大的浪费,既不利于提高经济效率,也不利于促进社会公平,政府必须积极地干预劳动力市场。在澳大利亚,解决就业的主要责任在联邦政府,负责所有失业人员的收入。联邦政府制定了详尽的就业政策和规划,帮助年轻人找工作,每月给他们支付190~456澳元的就业津贴。澳大利亚在推行公共就业服务时,针对高失业群体,采取多样性职业培训,政府就业促进部门甚至教失业人员如何填写职位申请表,教育他们在上班的过程中不迟到等。他们也千方百计地为残疾人寻求就业的渠道。由于政府在公共就业服务方面的不懈努力,澳大利亚2006年的失业率仅4.2%,而在过去10年中失业率最高曾达到10%。

在教育领域也主要是考虑困难群体的承受能力。澳大利亚联邦国际教育司副司长米切拉•黑尔(Michaela Hill)向考察团介绍,澳大利亚中小学教育几乎都由政府负担,大学教育收费和津贴的数量考虑家庭的经济状况。政府的补贴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本科,既补贴到学校,又补贴到个人。政府按在校大学生的数量给学校拨款,学生交部分费用,对交不起学费的,政府给予补贴。政府严格规定高等教育收费的上限,但事实上教育费用并不构成学生家庭的负担。其中高等教育30%是公费,70%虽然由个人支付,但个人支付中的97%仍是政府采取各种途径负担的。当我们问及澳大利亚的大学普及率的时候,他回答说,这一代人50%都在上大学,比美国低一些。目前提出上大学申请的人数与大学招生人数基本相同,也就是说,想上大学的人基本上都能够如愿以偿。

二、重视公共服务供给效率

维多利亚州劳动与就业部主任利兹•辛克莱(Liz Sinclair)介绍,在过去两年里,他们启动了一个就业的小项目,花费了2000万澳元,帮助2500人解决就业问题,他们认为这个项目相当成功。因为按照澳大利亚平均工资,每人每年能够挣到3到5万澳元左右,而政府为他们提供就业服务的花费仅8000澳元。何况政府又减少了失业救济,因此,增加公共就业服务支出从经济上算是完全符合效率原则的。在他们看来,凡是能够就业的人都应当就业,公务员65岁退休,但仍可选择工作。个人向政府申请非就业收入是有条件的,必须证明自己参加过许多就业申请和面试,确实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没有找到工作才可以获得。

联邦国际教育司副司长米切拉•黑尔(Michaela Hill)说,在高等教育领域,政府对教育的成本、收益,政府责任划分也很清楚。比如护理专业,政府提供大部分费用,但若学法律,政府责任很小,个人承担的比较多。自己毕业后能够挣得多,自然学费要高。按专业的不同,澳大利亚大学每年学费多数在5000~8000澳元不等。我们随行的司机说,这个学费一点都不贵,现在大学生毕业后每年起薪就是35000澳元。这说明,高等教育是卓有成效的。硕士生毕业收入高,其教育经费政府不负责补贴,需要学生自己贷款。在学生交不起学费的情况下,由政府先为其承担,学生毕业参加工作后返还政府。但博士生则不同,在校所有费用由政府包揽,因为这种投入不一定能给个人带来多高收入,但对于国家提高科技创新水平却至关重。

对公共服务供给效率的追求日益成为澳大利亚政府的重要理念。维多利亚州教育部办公室副主任达瑞尔•弗如瑟(Darrell Fraser)在座谈中指出,其它州一些人批评维多利亚州教育投入太少,但他们不以为然,因为他们的教育质量是澳大利亚比较高的。这意味着他们花了比较少的钱,办了比较多的事情。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的质量很高,他们制订了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计划,相当有成效。目前澳大利亚大学在校学生25%来自海外,其中30%来自中国。

在教育领域,他们倡导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竞争。联邦国际教育司副司长米切拉•黑尔(Michaela Hill)向考察团介绍,本国共有7000多所学校,其中2500家是私立学校,政府对私立学校同样进行资助,这使得个人上学有很大的选择余地。澳大利亚共39所大学,其中38所由政府建立,还有1所是基督教学校。联邦政府负责90%以上的大学财政拨款,另外,还有60所非大学高等教育机构,国家承认其学位和学历,学校的运行完全靠学生自交学费来维持。

维多利亚州教育部办公室副主任达瑞尔•弗如瑟(Darrell Fraser)指出,维多利亚州正在运用国际通用指标管理提高公立学校的办学效率。他们向考察团展示了最新研究成果,就是教育学校的校长如何做好学校的领导者,如何运用最先进的教育理论提高教学质量。他们自豪地说,这项研究成果经过OECD评估,被认为是世界独一无二的。他们将给学校领导制定工作手册,使校长们人手一册。

悉尼大学政府与国际关系学院首席教授米切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 )博士告诉我们,澳大利亚私人医院与公立医院大概比例是1:1。凡是有公立医院的地方,都有私立医院在旁边。放在一起的原因是想共享一些设备。私立医院也可以申请基本医保资金。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的竞争主要表现在,在公立医院看病需要等待的时间长,想尽快康复可以选择去私立医院。既合作又竞争的公立和私立医院关系,提升了澳大利亚公共医疗服务资源配置的效率。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