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制定(下)
来源:南方网 原文时间:2004年09月07日 所属领域:民主政治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1987年3月10日,彭真委员长主持召开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全国人大法律委副主任委员雷洁琼对条例草案作了说明。委员们连续讨论了两天,大部分委员觉得修订稿已经比较成熟,但是对村委会和乡政府的关系依然意见很大。有鉴于此,彭真同志提出一个倡议。他说:“村民委员会组织条例,原来是准备提交本次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我提议把它提交到六届人大五次会议审议,因为这是一个国家的基本法,是八亿农民的一件大事。”彭真同志的提议获得委员长会议的同意。

3月1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举行联组会,彭冲副委员长郑重宣布了这个提议,彭真委员长发表了即席讲活。彭真同志说:旧中国留给我们的,没有什么民主传统。我国民主生活的习惯是不够的。这问题怎么解决?还是要抓两头。上面,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认真执行宪法赋予的职责,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下面,基层实行民主,凡是关系群众利益的,由群众自己当家,自己作主,自己决定。上下结合就会加快社会主义民主的进程。把村民委员会办好,使人人养成民主生活的习惯,这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项很重要的基础。彭真委员长的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赢得了委员们的阵阵掌声。这次会议同意将村民委员会组织条例草案提请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

1987年3月25日,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彭真副委员长对条例草案作了说明。他提议,鉴于村民委员会组织条例是一部重要的基本法律,建议改名为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这—提议获得一致通过。

这次会议的争论十分激烈,一个代表团中,常常出现针锋相对的意见,最突出的分歧点仍然是村委会和乡政府的关系问题。会外,一些农民给全国人大写信,希望人大代表为广大农民制定好这部法律。这次大会开得很民主。我记得河北代表团从团长、副团长到普通代表存在两种意见。有的说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角度来看,必须要建立这种自治组织,乡政府和它的关系应该是指导关系,它可以协助乡政府工作,但不是它的腿。有的说,现在建立基层自治组织条件不具备,它应当是政府的腿。现在农村工作这么难,领导命令还行不通呢,自治组织在农村工作没法干。这种意见不只一个代表团谈了,许多代表团都有。代表大会会议出现了;意见分歧,但代表大会会议的时间是有限的,长期辩论下去也难解决。

彭真同志为亲自听一听大家的意见,于4月6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召开代表团团长座庆会,专门讨论村委会和乡政府的关系。因为代表团团长是省里领导,而当时主要是省里领导的想法不一致。会议由彭冲同志主持。广西黑龙江陕西等14个省、自治区代表团召集人发表了意见。这次会议开得很民主,大家畅所欲言,把思想,看法敞开了。最后彭真同志讲了一段话,他说:民主自治问题,考虑了不止5年,多少年了。我们要恢复我们的民主传统,有了事要与群众商量,不要强迫命令。宪法中对村民自治专门写了一条。宪法,党中央讨论了8次,每一条都逐字逐句地研究。写村民自治这一条的目的,就是要恢复干部群众的鱼水关系,恢复我们群众路线的优良传统。村民自治就是要让群众看得见,摸得着。8亿农民和咱们一条心,那还不是安定团结?担心自治影响安定团结,不会的。担心自治会搞乱,不必。基本的东西要确定下来,就是农村基层要摘自治。人大搞了50多个法,为什么对几千字的自治法就不积极?希望大家都要认真研究。

4月6日下午,彭真同志主持召开党内副委员长会议,再次就村民委员会的性质问题发表讲话,他说:村委会的性质不能变,这是坚持不坚持宪法规定的问题。坚持自治,凡是村里办的事由村办,不要乡政府插手,这样,—可以减轻政府的负担,二可以改变工作方法,不强迫命令。彭真同志的这两次重要讲活,对统—大家的思想认识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后,大会主席团作了一个决议:因为意见分歧,会议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暂不付表决,提请大会做一个授权的决定,即授权人大常委会进一步认真研究,总结经验,审定修改后颁布试行。4月11日上午,在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大会上以2661票赞成,2票反对,11票弃权通过了这个决议。会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法制局、民政部继续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草案进行修改。

1987年10月25日,党的十三大胜利召开。十三大报告提出了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总体框架,其中明确指出:“凡是适合于下面办的事情,都应由下面决定和执行。这是一个总的原则”,“在党和政府同群众组织的关系上,要充分发挥群众团体和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作用,逐步做到群众自己的事情由群众自己依法去办”。十三大报告的这些论述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修订和最后审议通过起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87年11月12日至24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草案。会议上还是有一些分歧意见,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讨论和调查研究,意见比较趋同。

11月23日下午,在举行联组会的时候,彭真同志作了语重心长的讲话,把村民委员会的意义讲得很透彻。他说:“群众自治、村民委员会现在大部分地方搞得好,有些地方也有问题。于是有些同志就说:咱们的基层群众根本就不懂得民主,怎么实行民主根本不懂,即使摘自治也搞不好。但是怎样才能让群众懂得,光有一点民主的说教还不行,要通过民主的实践来解决才行。我国几千年封建社会,说不上民主,建国以后,我们又曾经走过一段弯路,就是长期以来,我们自上而下的很多,自下而上的东西很少。那么现在我们实行这样一个村民自治的办法,是一个基层民主的最广大的实践。这就是说,群众在一个村范围里面涉及到公共事业、公益事业这个问题,要办什么不办什么,先办什么后办什么,完全交给群众自己去办,怎么提出问题,怎么讨论问题,怎么用民主的程序来决定问题,全部交给群众自己去办,这样群众自己就一步一步地学会了民主,养成民主意识、民主习惯的操作方法。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看村委会是个最大的民主训练班,老百姓现在如果通过这种直接民主形式管理好一个村,将来就可能管好一个乡,管好一个乡以后,将来就可以管好一个县、一个省,真正地体现出我们的国家是人民当家作主。因此,我们各级党委和政府,对村委会要抱着热忱支持的态度,都应该懂得它建立的意义,采取热忱、支持、扶持的态度,做不好的应该帮一把,尤其不要像1 953年那样硬布置,不应该由政府干的事情也让政府来干,要是那么弄就把村委会搞垮了。”彭真同志讲的这些话让人觉得很有深度,是在反复思考的基础上讲的。这次联组会议开得很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草案作了最后的修订,一些委员提出的意见,比如许涤新委员提出:驻村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也应当参加村委会讨论同它们有关问题的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马上接受了。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