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启先:“我眼中的五次宏观调控”
来源:中国网 原文时间:2004年08月06日 所属领域:总体改革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综合规划局局长、国务院经济改革方案研究办公室副主任杨启先教授接受本报专访

他,从1952年开始,在当时中国最有权力的部门———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整整20年;他,改革开放后曾在国家有关部门任重要职务;他,不仅亲身经历五次宏观调控,还曾参与部分政策的制定

第一次:1979年—1980年

缘由:

“那时候,要再建十个大庆,再建十个鞍钢。而这些大项目需要资源,而以当时中国的国力是无法实现的,那么就从国外进口资源与技术。这就是所谓的‘洋跃进’。”

结果:

“这种状况没有持续多久,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提出要适度发展经济,认为‘洋跃进’有些不切实际,规划太大,因此很多项目被压下。”

第二次:1986年—1987年

缘由:

“那时候,有的银行甚至用车拉着钱,送到企业去。也正是有这种现在看来不可思议的举动,1984年12月一个月份的贷款增长量就相当于1984年全年贷款增长量的40%—50%。”

结果:

“这种态势势必导致1985年出现经济过热。到了1986年,中央开始进行调控并一直持续到1987年。此次调控平稳、缓慢、适度。”

第三次:1989年—1990年

缘由:

“那时候,有人提出要更快发展中国的经济,可以更大力度地推进开放,实行‘大进大出’的经济政策,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经济再次风起云涌。”

结果:

“政府随之开始了改革开放以来第三次宏观调控,严格控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严格控制银行贷款增加,并大幅度提高存款利率。”

第四次:1993年—1996年

缘由:

“中国经济进入了又一轮快速发展阶段。到1993年上半年,经济又出现严重过热,通货膨胀率又超过两位数。”

结果:

“政府开始运用金融财政等手段,利用税收、利息等工具来进行调控。到1995年底,第四次宏观调控基本到位,经济过热得到压制,经济基本实现了‘软着陆’。不足之处是,这次调控的时间长了一些。”

第五次:2003年下半年至今

缘由:

中国经济进入新一轮上升通道,与此同时,地方政府片面追求经济增速,银行信贷出现井喷式增长,导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过快,能源短缺问题凸显。结果:

“此次宏观调控已经明显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到现在为止,可以视宏观调控的时间是及时的,措施是正确的,力度也比较合适。也正因为如此,已经取得较好效果。”

“我眼中的五次宏观调控”

此次宏观调控已经明显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到现在为止,可以说宏观调控的时间是及时的,措施是正确的,力度也比较合适。也正因为如此,已经取得较好效果,而对下一步经济政策走向,可以静观发展态势的变化再决定是加大力度还是继续落实,从前几次的经验教训来看,既不能错过时机,也不宜操之过急

1976年“文革”结束,中国的一切百废待兴。刚刚走出浩劫的人们,都积蓄了惊人的能量,希望用自己的双手来建设自己的美好未来。路在何方?当时的领导人充分理解人们渴望幸福的愿望,提出了“洋跃进”的思路。

告诉记者“洋跃进”这个名词的是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杨启先教授。他从1952年开始,在当时中国最有权力的部门———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了整整20年。改革开放后,1981-1990年他曾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综合规划局局长、专职委员及国务院经济改革方案研究办公室副主任,不仅亲身经历了五次宏观调控,还曾参与了不少政策的制定。

8月4日,他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跟随这位和蔼老者的回忆,记者也经历了一次中国宏观调控的回顾之旅。

第一次:1979年-1980年

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次宏观调控是在1979年到1980年之间,对于这次调控,杨老的话不多。他说,这是因为人们刚刚从“文革”中走出来,大家都急于发展经济,当时的领导人就提出要快上项目,上大项目,“要再建十个大庆,再建十个鞍钢”。而这些大项目需要资源,而以当时中国的国力是无法实现的,那么就从国外进口资源与技术。这就是所谓的“洋跃进”。

但是这种状况没有持续多久,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提出要适度发展经济,认为“洋跃进”有些不切实际,规划太大,因此很多项目被压下。这次宏观调控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次:1986年-1987年

时间滑过,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通过了《关于实行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决定提出要建立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体制。这是中国第一次提出要实行商品经济,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重大突破。一时间,全国上下热情高涨,鼓足干劲拼经济。而这也就迎来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二次宏观调控,1985年—1986年的宏观调控。

当时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才让国家有所动作?杨启先认为是贷款原则出了问题。1984年12月,中央银行公布说,1985年各银行的贷款规模以1984年的贷款规模为基数。这也就是说,1984年贷款多的,1985年就会在多的基础上更多。而如果1984年信贷基数小,那么1985年就会在少的基础上增长。消息一出,各银行纷纷行动起来,利用当年最后的时间将1984年的信贷规模搞上去。“那时候,有的银行甚至用车拉着钱,送到企业去。”杨老回忆到。也正是有这种现在看来不可思议的举动,1984年12月一个月份的贷款增长量就相当于1984年全年贷款增长量的40%—50%。这种态势势必导致1985年出现经济过热。到了1986年,中央开始进行调控并一直持续到1987年。对于此次调控,杨启先的评价是平稳、缓慢、适度,调控是成功的。

第三次:1989年-1990年

经济总是像波浪一样,起起伏伏。所以可以说,宏观调控是无时不在的。经济到了波峰,要调控压一压;经济到了波谷,要调控提一提。所以回顾这几次宏观调控,其实就是又重温了一次中国经济走过的道路。不可否认,记者简直有点沉迷于其中了。

1986年—1987年的调控成功之后,未来经济政策如何又成了众人争论的焦点。1988年,当时一位领导人发表讲话认为,鉴于1986年—1987年宏观调控的成功,中国已经摸索出了一条既能保持经济较快发展,又可以不发生通货膨胀的路子。这一论断很容易使人放松了对经济重新过热的警惕。与此同时,有人提出,要更快发展中国经济,可以更大力度地推进开放,实行“大进大出”的经济政策,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这个提议得到了领导的肯定。这样,经济一向比较发达的沿海地区终于可以充分舒展自己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经济再次风起云涌。导致宏观调控后的中国经济过热问题在1988年出现了反弹。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