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入WTO背景下基础领域改革面临的若干重要问题
作者:迟福林 来源:中改院 原文时间:2001年10月22日 所属领域:企业改革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WTO·开放市场·反垄断——中国基础领域改革第三次国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迟福林20011022
    中国加入WTO,中国的电信、铁路、电力、民航等基础领域产业将在有限的过渡期内逐步实现对外开放。适应形势,加快基础领域改革的任务十分艰巨:既要加快打破基础领域政企合一的行政性垄断,又要防止过渡过程中形成新的市场性垄断;既要重视政府职能的转变和调整,又要重视基础领域市场竞争主体的培育和形成;既要适时打破传统的经济管制体制,又要尽快建立适应市场竞争的新的政府管制体系和框架。从中国加入WTO基础领域改革面临的现实矛盾出发,借鉴国际经验,对开放市场、反垄断、重塑竞争主体和加快政府管制体制改革等重大议题进一步深入讨论,具有相当的现实性和紧迫性。

    一、充分认识和估计中国加入WTO后基础领域改革的紧迫性
    过去20年,中国的基础领域改革取得了重要进展。但与经济改革的要求相比,与加入WTO后基础领域竞争与开放的要求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在中国加入WTO,尤其是“9·11”事件后世界经济的大背景下,对基础领域改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要有充分的估计。
    1、加快基础领域改革是提升基础领域产业竞争力的迫切要求
    中国加入WTO,表明市场化改革或者讲改革开放已成为中国必须和应当履行的国际义务。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将不可逆转。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把中国加入WTO,概括为中国的第二次开放。中国加入WTO后形成的开放的格局,将倒逼基础领域改革。
    目前,我国基础领域与发达国家相比,不仅在技术、装备、管理等方面均有明显差距,更重要的是我国基础领域国有资本垄断程度较高,缺乏国际竞争力。基础领域在中国经济总量中占有较大比重,基础领域产业的竞争力对经济的总体竞争力有很大影响。因此,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进程中,改革从一般竞争性领域深入到电信、电力、民航、铁路等垄断性较强的基础设施领域,这是中国加入WTO市场化改革的一个大趋向。
    2开放倒逼改革,中国加入WTO,必须加快基础领域改革
    1990年以来,中国加快了基础领域的对外开放。例如:允许外商参与民用机场的建设与运营;支持和鼓励外商对铁路运输技术设备,地方铁路及其桥梁、隧道、轮渡设施的建设和经营,以及公路、港口机械设备及设计制造技术;鼓励国内外公司成立合资公司经营国际海运业务,允许合资开展高速公路运营;积极进行水上运输等领域利用外资的试点;允许外商参与城市地铁的项目建设,等。
    中国入世谈判过程中与许多WTO成员国就开放市场的范围和时间表签订了双边或多边的协议,这些协议是具有很强约束力的。其中,有关基础领域服务贸易的协议是相关协议中最重要的内容。如中美世贸双边协议关于电信的规定:中国首次同意开放其电信领域,可在电信业务方面进行广泛服务和直接投资。中国因此将成为基本电信协议的成员。在管理原则上,中国同意履行包含在基本电信协议中的支持竞争的管理原则,并同意技术中立的安排计划。这意味外国供应商可利用他们所选择的任何技术来提供电信服务。在服务范围上,中国将逐步在两年内取消所有的传呼和增值服务的地域限制,五年内取消对移动电话的限制,六年内取消对国内电话线路的限制。约占中国国内电信往来75%的北京上海和广州的主要电信服务通道,将对所有电信服务商开放。从现在到加入WTO、到取消对部分行业的保护期限,只有两、三年左右的时间,留给基础领域自我调整和发展的时间、空间都十分有限。因此基础领域要尽快建立竞争机制,以改革推动发展,提高自身竞争力。
    3、加快基础领域改革对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会产生重要作用
    1998年以来,针对通货紧缩的趋向,中国政府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加大对基础领域的投资,这一政策选择对制止经济下滑,改善宏观经济环境起到了积极作用。1998年到2000年,政府已为此发行了3600亿元的国债,2001年计划增发1500亿元,其中500个亿将用于西部基础设施投资。问题在于,第一,面对基础设施庞大的投资需求,政府的力量是有限的;第二,政府不可能成为投资的主体,真正的主体是企业和社会。如果社会投资没有很好启动,主要依靠政府发行国债,扩大政府的直接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只能是暂时和有限的。民间投资不能启动的根本原因在于基础领域的产业门槛太高,民间资本进入受到市场准入的限制。因此,只有通过开放基础设施投资领域,放松市场准入限制,采取多种措施,充分调动民间和社会各方面投资的积极性,让民间资本逐步大规模地进入基础领域,加快改变基础设施落后面貌,才能为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奠定基础。
    当前美国经济、欧盟经济和日本经济增长都程度不同的放慢,这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经济将产生不利的影响。作为另一个不利因素,尽管有学者估算“9·11”恐怖事件对中国GDP增长率的影响不大,但恐怖事件无疑将延缓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好转的时间。这些因素会对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会形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相对于一般竞争性产业和制造业,中国基础领域产业具有巨大的投资和发展潜力。在加入WTO背景下,这一领域对外资和民间资本极具吸引力。尤其是在当前国际经济环境不宽松的情况下,加快基础领域改革,开放市场,消除外资和民间资本进入障碍,会对未来若干年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和宏观经济稳定产生重要影响。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