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兰瑞: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提出的历史回顾
作者:冯兰瑞 原文时间:2000年08月05日 所属领域:总体改革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2001年是《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表二十周年,也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重要科学论断提出二十周年。为此,回顾一下这个论断提出发展的历史,澄清一些歪曲和模糊的看法,我认为是必要的。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我们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正确地分析国情作出的科学论断。它的提出决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文字可考的时代背景。

一、关于过渡时期和社会发展阶段理论的讨论

这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自1953年《学习》杂志开始发表《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经济》(季云)、《关于中国革命的两个阶段》(王惠德)以后,全国各报刊陆续发表文章讨论马克思的过渡时期理论,从1953年到1964年这12年间,共约有35篇。这些文章除谈学习过渡时期理论的体会外,还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性质问题,社会主义是一个独立的社会形态还是一个过渡时期?也有文章讨论过渡时期的规律问题以及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关系。1963年以前,大部分文章仍是遵循马克思列宁的观点,认为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低级或第一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1964年下半年,中共北京市委的机关刊物《前线》发表了一篇署名贾英凡的文章,题目是:《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整个过渡时期始终需要无产阶级专政》。这篇文章明确地将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这个漫长的时期看做“整个过渡时期”,不再分阶段。这篇文章发表在北京市委的机关刊物上,,反映了一种权威的观点。

过渡时期的讨论从1964年下半年到1973年中断了10年。之后,1974年又开始了一轮新的讨论。这次讨论1979年达到高潮。这一年发表的报刊文章达38篇。讨论中就过渡时期的界线问题、社会主义社会的性质及其发展阶段问题,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①。而居于主导地位的意见,就是毛泽东同志在196210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提出并写在全会公报上的观点:“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早就阐明了的一条历史规律。”当时不同意此意见的观点,都被指责为修正主义,或扣上别的“帽子”,如“否定中国是社会主义”而组织力量加以批判。1979年我(当时工作在国务院政治研究室)和中国社科院马列所副所长合作发表于《经济研究》第5期,题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的社会发展阶段问题》一文的遭遇就是一例。我们这篇文章的要点可以扼要概括为二,1,从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至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到来之前,社会的发展必然要经过几个发展阶段,不同意不分阶段的观点。2,我国当前处于什么阶段?我们的文章认为是处于不发达的社会主义。不料这篇文章发表后竟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以上关于过渡时期和社会主义发展阶段问题的理论讨论,为20世纪80年代初中共中央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了长期的思想、理论准备。正如党的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所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正确地分析国情,作出的科学论断。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中国又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的阶段②。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科学论断,决不是根据某某人1986年的几篇文章,在1987年党的十三大报告中提出的。

二,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提出到展开论述的过程

任何事物都有它发生、发展到成熟的过程,理论观点也不例外。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科学论断,从提出到成熟,到作为党制定和执行正确路线和政策的根本依据,同样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这个过程现在尚有确凿的历史资料可供研究,这就是党中央的文件。

根据党中央的文件可以看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从1981年提出到1987年十三大,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包括19816月《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和1982年党的十二大报告。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提法在19816月的历史决议第(33)条是这样写的:“尽管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处于初级阶段,但是毫无疑问,我国已经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任何否认这个事实的观点都是错误的”。这个文件中,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前面冠以“尽管”二字,表明是处于陪衬的位置。这句话的主要之点是在“但书”后面,批判否认中国是社会主义的观点。而且这句“尽管……”的话,还是由于参加起草决议的于光远同志据理力争,坚持强调说:“我国至少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才写上的。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中央文件中第一次出现,虽然只是一种陪衬,但这个观点的提出绝非随随便便的一件事。这是我国经济学界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总路线、总方针,解放思想,研究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成果在党中央决议中的首次反映,首次突破了自1962年以来认为社会主义社会不再分阶段的定论,因而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接着,在19829月,前总书记胡耀邦同志代表党中央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中,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了正面的明确的阐述。报告的第三部分《努力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第二个自然段中写道:“社会的改造,社会制度的进步,最终都将表现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现在处在初级发展阶段,物质文明还不发达。”后面这句话:“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现在处在初级发展阶段,物质文明还不发达”,是在胡耀邦亲自主持的定稿会上,按照于光远的意见加进去的。对此,笔者曾向也是十二大报告起草小组的成员于光远同志了解过。于老说,当时由于他不愿再同另一位起草组成员发生争执,所以等到定稿时才提出,而且把要加上的词句都想好了。胡耀邦马上同意就这样加上去。

19816月历史问题决议到82年十二大报告,可以看作中央关于我国当前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断提出阶段。

第二阶段,19869月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党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认识进了一步,是作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指导方针提出的。决议的第四部分中,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写了下面这段话:“我国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但必须实行按劳分配,发展社会主义的商品经济和竞争,而且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还要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发展多种经济成分,在共同富裕的目标下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这是初级阶段在党的文件中第三次出现,较前两次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但没有展开。

第三阶段是十三大报告。这是初级阶段第四次在党的文件中出现。在这个报告中,不是一句话、一小段,而是专设一章,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党的基本路线”展开论述。认为:“正确认识我国社会现在所处的历史阶段,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首要问题,是我们制定和执行正确路线和政策的根本依据。”“对这个问题,我们党已经有了明确的回答: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报告接着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出发,展开论述了经济发展战略、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党的建设问题等等。十三大报告标志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成熟,是不言而喻的。同时,十三大报告也说明,我国现在所处的历史阶段问题,我们党已经有了明确的回答,表明十三大与以前的文件有连续性和继承性,是一脉相承的。党的十四大、十五大报告,则是十三大的继续和发展。

最近拜读了吴江同志的书:《社会主义前途与马克思主义的命运》,其中发表于1988年的文章:《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来龙去脉》(以下简称《来龙去脉》),谈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提出的过程时,认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提出,从“理论”看,是党的十三大。该文说,从党的正式文件看,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提法是19816月发布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首次提出的。但又说“党的十三大所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论断和历史决议所提的,在内容上已有重大的差别,两者不可同日而语。”③作者有意无意地将这个决议第一次提出我国当前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意义贬低。

只要是了解党的历史的人都知道,十三大报告中谈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党的正式文件中已是第四次了。这一次对这个论断的展开论述,是以前三次为根据、与前三次一脉相承的。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为了要在十三大报告中展开论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曾于1987321日写信向邓小平同志请示,信中说十三大报告的框架主要分七个部分,而“全篇拟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为立论的根据”。最后说:“初级阶段这个提法,在党的文件中已三次出现(历史问题决议、十三大报告、精神文明建议),但都没有发挥。如您同意,报告的起草工作就准备循着这个思路展开”。(黑体是笔者做的,为了引起注意。下同)邓小平批示:“这个设计很好。④”此信说得很清楚,十三大报告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阐述,是循着前三个党的文件的思路展开、是以前三个文件为根据的。

三、历史事实不容改变

《来龙去脉》一文的画龙点眼睛之笔在于吴冮对乙所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种提法的根据究竟何在”这个问题所作的回答中,吴冮写道:

十三大“提出初级阶段的根据,一是事实,一是理论。我发表过几篇文章,主要是从理论上说的。”

在这一页下面加了一个脚注:

“参见《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阶段》,载198655日《人民日报》;《精神文明建设之我见》,载19868月《新观察》;《论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写于19866月,载《马克思主义研究》季刊1987年第2期。”⑤

这才使我恍然大悟:这段话及其注释言下之意,就是说党的十三大报告中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论述,理论上是以吴江同志1986年—87年发表的三篇文章为根据的。

为了弄清楚情况,笔者曾打电话向十三大报告起草小组成员郑必坚同志询问:“起草过程中有没有以吴江的文章作为依据或者参考?”郑必坚回答说:“没有。”事实表明,认为1987赵紫阳代表党中央所作重要报告以吴江的文章作为理论根据的说法去是不符合实际的。

2002年一二月间,于光远同志打电活来说,吴冮电话托他转告我,说如果我看了他的另一篇文章我对他提出的问题就解决了。于是我拜读了吴江同志的《关于中国社会主义目前所处历史阶段的争论》(以下简称《争论》)⑥。这篇文章中,谈了十二大胡耀邦同志报告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中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论述,我在前述会上发言中说吴江文中没有提到这两个文件的问题,就不存在了。在修改此文时,已删去。

不过,吴江同志的《争论》一文,并不能解决我那次发言提出的主要问题:十三大报告中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展开论述,是否以吴江的文章为依据。

这个问题,《争论》较之《来龙去脉》,说得更为明确,更为肯定十三大报告在理论上是以《争论》一文为依据的。吴江同志写道:《争论》一文198655日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当时,人民对于这类理论问题似乎不大关心,比较懂得文章针对性的人对于这场争论也大都持静观态度,但其影响在悄悄地扩大着。领导层显然十分注意这个问题,这在后来起草十三大政治报告时反映了出来。”

吴江同志的这些话,进一步说明了他在“来龙去脉”一文中表露出来的观点:赵紫阳在党的十三大报告中展开阐述的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是以吴江的文章为依据的。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这段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从提出到展开论述的历史事实,我在本文前两部分已经阐明,并有起草组的郑必坚同志为证。这段历史过去不是很久,当时许多了解情况的同志都还健在,可以证明。

我认为对于理论问题、学术问题,应坚决贯彻双百方针,而对于历史则应严格尊重史实,坚持实事求是;评论历史可以有不同意见,但对事实,却是绝对不能改变的。

因此我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实写出来,就教于吴江同志,并希望了解当时情况的同志予以指正。

注释:

①关于过渡时期讨论的资料及数字,据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学术资料室编《经济研究参考资料》1981年增刊《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报刊文章目录索引1949——1979》第27——32页。

②《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第14——15页。

于光远:《冯兰瑞经济论文选》序,经济科学出版社,199912月;

《文汇读书周报》2001414日,第2版。

赵紫阳:《关于草拟十三大报告大纲的设想》,载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十二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页1307-1309

⑤《十二大以来重要文件选编》,第三卷。

⑥吴江:《社会主义前途与马克思主义的命运》20015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62页。

20008月初稿

2001-0311月曾两次修改

本文初次发表于《二十一世纪》20026月号总第七十一期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延伸阅读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