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快我国基础领域改革的若干建议(二十二条)
作者:中改院课题组 来源:中改院 原文时间:1999年11月30日 所属领域:企业改革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在我国当前的宏观经济背景下,扩大内需和拉动社会投资,重要的途径之一是加快基础领域改革。这是因为,当前制约社会投资启动的原因是一般加工业投资饱和,民间不愿投,而市场空间较大、具有长期稳定效益的基础设施产业和服务业,如电信、铁路、航空、城市基础设施、教育、金融等产业门槛过高,存在着较强的行政垄断,过多的行政干预和过滥的不合理收费,使社会资金的进入受到市场准入的限制。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某些行业、局部地区为了发展的需要,有限度引入民间资金和外资投资基础设施。但是从整体上看,基础领域市场化改革并未有实质性的突破,尚未建立比较完善的市场竞争机制。基础领域投资体制改革的严重滞后不仅对国民经济的发展产生严重制约,而且远不能满足广大群众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更为紧迫的背景在于,我国即将加入WTO,而我国基础领域与发达国家相比,不论是在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方面,还是在技术装备、资金、人才、管理、服务等各方面均有很大的差距。因此,如何把握好近两、三年的时间,加快推进基础领域改革,初步完成基础领域引入民间投资和建立竞争机制的改革任务,已成为相当严峻和迫切的重大课题。

一、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出发,正确判断基础领域改革的迫切性

1、加快基础领域改革,推进基础领域投融资的市场化进程,是通货紧缩压力下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内容。

1998年以来,针对我国出现通货紧缩的趋向,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对基础领域的投资,这一政策选择不仅对制止经济下滑,改善宏观经济环境起到重要作用,而且也反映了我国经济发展对基础设施的内在需求。从基础设施和经济增长的内在关系来看,当一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需要相应增加基础设施的供应,这时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所产生的边际效益将会大大超过用于其它方面的等量投资的边际效益。问题在于,面对基础设施庞大的投资需求,政府的力量是有限的,政府不可能成为投资的主体,真正的主体是企业和社会。如果社会投资没有启动,仅仅依靠政府发行国债,扩大政府的直接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其效果只能是暂时和有限的。

民间投资迟迟不能启动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国基础领域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严重不适合基础领域发展的需要,产业门槛太高,民间资本进入受到市场准入的限制。因此,只有通过开放基础设施投资领域,放松市场准入限制,采取多种措施,充分调动民间和社会各方面投资的积极性,让民间资本大规模的进入基础领域,加快改变基础设施落后面貌,才能为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奠定基础。

2、产业结构失衡是我国经济增长低速、通货紧缩的深层次原因,基础领域改革是改变制约我国经济增长的产业结构偏差的重要环节。

交通运输、邮电通信、金融保险、教育科技等第三产业部门,不仅是连接第一、二产业与市场的中间环节,还是一、二产业发展的重要条件。我国第二产业的产出比重过大,是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片面推行工业化的产物。当我国的市场经济有了一定发展时,由于市场制约使工业增长不能恢复到较高速度,从而主要由工业增长支撑的经济增长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目前世界经济结构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以制造业为主的第一、二产业比重逐步下降,包括金融、旅游、电讯等在内的服务业比重已上升为50%,少数国家更是高达2/3左右。而90年代以来我国交通运输、邮电通信、金融保险业以及教育科技在GDP中的比重一直是很低的,有的还有所下降。从我国现实的情况分析,交通运输、邮电通信等基础领域发展滞后的局面,与基础领域的改革滞后直接相关。正是由于基础领域行政垄断,不仅导致基础设施供不应求、产品短缺、服务质量差、收费价格高,而且造成一些竞争性较强的行业,如制造业、加工业、零售业等出现投资过度,供大于求,恶性竞争,加大企业投资的风险,导致供给结构与需求结构的严重脱节,造成资源配置的低效率。这是我国整个经济不能转入效率提高型持续增长轨道的直接原因。目前国民经济运行中通缩现象表明,我国经济发展必须以较大的经济结构调整为前提,而基础领域改革为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有利条件。通过基础领域市场化改革,使社会资金向基础领域转移,既能改变基础领域供不应求状况,又能通过投资结构的转变实现产业结构的调整。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