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政治建设
作者:迟福林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原文时间:1988年01月01日 所属领域:民主政治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党的“十三大”从我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出发,总结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经验,提出了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这一理论是对目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特点的科学概括,也是研究和解决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问题的立足点和出发点。本文试图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为基本依据,探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在这个阶段发展的条件、目标和任务等问题。

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政治建设是一个逐步积累的渐进过程

民主政治作为一种上层建筑,它是随着社会经济形态的更替和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而不断改变和演进的。研究民主政治的历史发展过程,既要注意考察随着社会经济形态更替而形成的不同民主政治类型,也要注意考察随着一个社会内部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的不同而产生的同一类型民主政治发展的阶段性。我国的民主政治属于社会主义的类型,但我国现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政治建设要经历一个逐步积累的渐进过程。

(一)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实现社会主义革命以后,民主政治必然经历不同的发展阶段马克思、恩格斯依据他们创立的唯物史观,对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民主政治的发展过程提出了初步设想。只有资本主义社会化大生产才能打破人们的分散孤立状态,把所有的劳动者直接联合成一个整体,成为一种有组织的政治势力,从而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建立提供前提。据此,马克思、恩格斯从他们所处的那个朝代欧洲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出发,设想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以后,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的过渡时期,就能够成为直接的社会管理者的社会主义社会,由形式的平等过渡到事实的平等。后来,列宁在1917年所著的《国家与革命》中,进一步阐述了马克思、恩格斯的上述设想。他认为,资本主义使国家管理机关的职能简化了,这些职能只要有一般市民水平的人就能够胜任。他还认为,资本主义发展的本身为劳动群众能够参加国家管理创造了经济和文化的前提。在这种前提下,完全有可能在推翻了资本家和官吏之后,在一天之内立刻着手由武装工人、普遍武装的人民代替他们去监督生产和分配,统计劳动和产品。从这样一个估计出发,列宁提出民主的发展过程是:“从专制制度到资产阶级民主,从资产阶级民主到无产阶级民主,从无产阶级民主到没有任何民主”。

很显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上述设想,只是一种朦胧的猜测,这种猜测是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现社会主义为基本前提的。无产阶级革命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胜利以后,民主的发展过程必然同他们的上述设想有很大的不同。

列宁在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很快看到了俄国资本主义不发达、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的文化水平还很低这两个基本事实同实行无产阶级民主的矛盾。他指出,无产阶级专政在俄国的实现,首先表明了俄国的落后和它最高形式的民主的飞跃(即越过资产阶级民主而达到苏维埃民主或无产阶级民主)之间的矛盾。在种种落后现象中,他反复强调了文化落后对民主建设的影响。他说:“苏维埃政权在原则上实行了高得无比的无产阶级民主,对全世界做出了实行这种民主的榜样,可是这种文化落后性却贬低了苏维埃政权并使官僚制度复活”。他认为,发展民主,只有法律还不够,还必须有文化,群众有了文化,才能实际地而不是形式地参政、议政,真正当家做主。但是,“文化任务不能象政治任务和军事任务解决得那样迅速”。因此,列宁很快就改变了自己在革命前和革命胜利初期关于民主发展的设想。他在1919年明确地提出,人民管理国家必须经过一个长期的逐步发展过程,才能实现从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管理国家向人民直接管理国家的过渡。他说:“由于文化水平这样低,苏维埃虽然在纲领上是通过劳动群众来实行管理的机关,而实际上却是通过无产阶级先进阶层来为劳动群众实行管理而不是通过劳动群众来实行管理的机关。”

列宁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同俄国的革命实践相结合,提出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民主需要经过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才能由无产阶级民主过渡到全社会直接民主的思想。列宁认为,无产阶级民主是向社会主义民主的过渡。在这里,列宁实质上是把无产阶级民主与社会主义民主这两个既有联系又有差别的民主阶段,作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两个不同时期的政治制度提了出来。——无产阶级民主是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政治制度;社会主义民主是社会主义时期的政治制度。列宁把无产阶级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作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民主发展的两个不同阶段提出来并作了区分,这在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方面是个创造,为我们深入研究社会主义民主的发展阶段问题提供了根据和思路。

70年代前后,苏联学者曾经对社会主义条件下民主的发展阶段问题进行过广泛地讨论。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民主在同社会主义一道发展的过程中,要经历一系列发展阶段。主要的阶段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是无产阶级民主,它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形式出现;在社会主义基本建立阶段是无产阶级民主向全民民主发展,无产阶级专政向全民国家长入;在发达社会主义和建设共产主义条件下是全民民主,它以全民国家、全民政权的形式出现。当然,关于苏联社会发展和民主发展究竟处于什么阶段,苏联学者对社会主义民主发展阶段的这种划分是否符合苏联的实际,是否科学和准确的问题,还值得探讨。但这种研究是十分必要的。

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实践证明,随着社会生产力的逐步发展和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不断完善,随着广大劳动者除劳动时间以外可以自由支配时间的增加,随着全民族科学文化水平的提高和民主意识的增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也在不断发展,它必然要经历若干不同的发展阶段。但到底要经历哪几个阶段,可以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对当前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阶段作出比较符合实际的判断。

(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决定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只能处在初级发展阶段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脱胎于经济文化十分落后且又缺乏民主传统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个很长时间内,我国面临着发展民主政治的迫切性与长期性的特殊矛盾。

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推进民主政治的建设是党和国家面临的一项迫切的历史任务。这是因为,民主政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之一。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正如列宁指出的:“谁想不经过政治上的民主制度而沿着其他道路走向社会主义,他就必然会得出一种无论在经济上或政治上都是荒谬的和反动的结论。在我国当前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封建专制主义的影响还相当深。一旦放松了民主政治的建设,封建专制主义的残余就会滋长、蔓延,一言堂、个人崇拜、家长制统治等现象就会反复出现,恶性发展。此外,在改革中解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同社会成员间的利益矛盾,调动广大人民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也只有靠大力发展民主政治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可见,无论从哪个方面的情况看,发展民主政治都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

但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由于受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的制约,又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第一,30多年来,我国的社会生产力已有很大增长,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比较明显的提高。但是,社会主义物质基础的总水平和劳动生产率都很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很不发达,还未完全取代分散闭塞的自然经济,农民基本上还是以手工劳动为主,少数落后地区还未解决温饱问题,全国达到小康生活水平还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艰苦努力。这种状况不能不使广大群众参加国家和社会的政治活动、参与国家和社会的民主管理受到客观社会历史条件的种种限制(如物质条件与闲暇时间等方面的限制)。这种种限制条件的存在,决定劳动者广泛参加国家和社会的管理工作,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发展过程。

第二,马克思在揭示决定国家政治制度的经济关系时指出:“任何时候,我们总是要在生产条件的所有者同直接生产者的直接关系——这种关系的任何形式总是自然地同劳动方式和劳动社会生产力的一定的发展阶段相适应——当中,为整个社会结构,从而也为主权和依附关系的政治形式,总之,为任何当时的独特的国家形式,找出最深的秘密,找出隐蔽的基础。”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人民群众的国家主人翁地位,归根到底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反映。在我国,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本经济制度已经确立并占主导地位,这构成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经济基础。但是,在过去的长时间内,我们实行的是中央高度集权的经济管理体制。在这种体制下,国家对企业管得过多,统得过死,企业没有自主权,企业职工行使当家做主的民主权利受到很大限制。因此,民主政治的发展有赖于改变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高度集权的经济管理模式,建立新的经济体制。但是我们“经济体制改革的任务十分艰巨。我们既要革新或矫正生产关系中各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东西,又要培育和建立发展生产力所必需的新组织、新机制和新规范。”此外还要克服因深化改革而调整各方面利益关系所产生的阻力等种种困难。所以“现在看来,建立新体制框架所需的时间,会比原来的估计要长一些”。既然经济体制改革非一朝一夕之功,那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政治的发展也就会有一个长期的渐进过程。

第三,在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已经确立,工人阶段和全体人民已经取得国家主人翁的地位。这种历史上最先进的政治制度为广大人民行使当家做主的权利奠定了政治基础。但是,只有当国家的各项具体政治制度同这种基本政治制度相适应时,人民当家做主的民主权利才能确实得到实现。由于我国建立起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只有30多年的时间,期间又走了不少弯路,因此各项民主制度和法律制度还很不健全,甚至存在不少弊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加快了民主建设和法制建设的步伐,但健全、完善的民主制度与法律制度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至于全社会民主习惯的养成、法制观念的确立和现代意义上的“法治”国家的建立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第四,我国社会主义文化教育事业在不长的时期内取得了可观的进展,劳动人民的科学文化水平有所提高,这为他们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的管理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但总的说来,我国的文化教育事业还不发达,国民素质特别是占人口80%左右的农民的科学文化素质还比较低,文盲和半文盲还占整个人口的近1/41984年统计为23.5%)。而“文盲是站在政治之外的。”这样一种文化状况,决定我国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会有相当多的人由于自身文化条件的限制而难以充分地行使管理国家和社会的权利。

第五,在我国,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占主导地位。这样,就使广大人民有可能逐步摆脱封建传统观念和各种习惯势力的束缚,不断增强民主意识和民主精神。但是,由于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基础上脱胎而来的,封建主义以及各种旧社会的习惯势力、小生产狭隘观念和各种剥削阶级腐朽思想的影响和侵蚀还将长期存在。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旧中国留给我们的封建专制传统比较多,民主法制传统很少。”尤其是建国以后,我们对于肃清思想政治方面封建主义残余影响的重要性估计不足,行动不力,这就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带来了很多思想意识方面的障碍,增大了民主发展进程中的困难。

由此可见,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特定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条件,决定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正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这个阶段不同于以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对资产阶级实行统治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民主阶段,因为我们在剥削阶级消灭以后已把民主扩展到一切社会阶层;也不同于高度发展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阶段,因为我国现阶段的基本国情决定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在一个很长时期内仍然是不够完善的。

从实践来看,真正提出并切实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也只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事情。建国以来,我国民主政治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历程。我个人认为,这一历程大体可以划分为以下三个阶段:一是从建国开始到1952年的新民主主义民主阶段。它是以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爱国分子组成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政权为基本特征的;二是从1953年初“一化三改”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提出到1956年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的过渡时期的无产阶级民主阶段。它是以消灭剥削阶级和逐步消灭私有制为基本特征的。1956年以后,我们本应在剥削阶级基本消灭以后相应地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任务,但是,由于受当时某些客观条件的制约,更重要的是由于我们在指导思想上“左”的错误而提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推行“以阶级斗争为纲”,不断地搞阶级斗争扩大化,并且把这个矛盾和斗争引入无产阶级政党内部,最终导致所谓“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以,不仅没有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任务,而且造成对无产阶级民主的大破坏,使民主政治的发展进程受到极大地影响。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党在深刻吸取历史教训的基础上才把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作为一项根本任务和根本目标提了出来,并从各方面采取措施使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开始付之于实践。可以说,从这时起,我们才真正步入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初建阶段。

正确处理发展民主政治的迫切性与长期性的矛盾,应当切实解决这样两个问题:一是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的目标,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才能够达到的长远目标。如前所说,在我国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要达到广大劳动群众普遍地参加国家和社会管理,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需要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高度发展和人民文化水平的极大提高。如果把高度民主作为现阶段的目标,就有可能脱离社会历史条件,盲目地急切从事。并且有可能在思想上、政治上引起某些不必要的混乱或动乱,以至于影响安定团结,对民主政治建设反而不利。由此看来,在提出建设高度民主这一长远目标的同时,应当确立一个在不太长的时期内经过努力可以达到的近期目标。从某种意义上说,确立这样一个近期目标是扎扎实实地达到长远目标的基础,比提出长远目标更有现实意义。党的“十三大”把建立有利于提高效率、增强活力和调动各方面积极性的领导体制规定为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期目标,其实这也是民主政治建设的近期目标。只要达到了这个目标,就能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进而逐步实现高度民主的长远目标。

第二,必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有步骤、有秩序地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和大力发展商品经济的条件下,各种新的社会矛盾开始产生,新旧矛盾纷然杂呈,不安定的因素甚多。而没有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没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民主政治建设就无从谈起。因此,决不能搞破坏国家法制和社会安定的“大民主”。此外,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政治建设还必须考虑到不同地区、不同阶层、不同利益集团的人们对民主政治的不同要求,不能搞“一刀切”,也不能搞无政府主义,必须有党的统一领导。没有党的强有力的统一领导,民主政治建设就难以顺利进行。总之,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要经过一个很长的生长发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又可能由于各种复杂情况的出现,拖延它的生长发育时间。我们切不可把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初级阶段的时间估计的太短而急于求成,那样只会欲速而不达。只有清醒地了解这一点,一切从实际出发,积极而慎重地进行工作,才能不断地克服前进道路上的困难,把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推向前进。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