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在广东、福建两省座谈会上的发言
作者:胡耀邦 原文时间:1982年02月13日 所属领域:对外开放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座谈会开了三天,广东福建的同志作了汇报,赵紫阳同志、胡乔木同志和其他一些同志讲了话,我认为讲得很好。

座谈会的主题,是讨论加深理解和贯彻执行中央关于打击经济领域中违法犯罪行为的《紧急通知》的问题。这次只请广东福建的同志来,一是因为这两省地处沿诲,毗邻港澳,面对台湾,是向大陆走私贩私的主要通道;二是因为两省都在经济上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都在试办经济特区,都有一些方针政策性的问题需要明确决定。来开会的是两省的同志,但讨论和解决的,实际上是涉及全党、全军和全国范围的重大问题。

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现在处在一个极关紧要的时期。我认为,能不能在最近这几年内,在建设工作的各方面,包括对外经济关系方面,真正打开新的局面,这对于我们今后十几、二十年的发展,具有决定的意义。前不久,中央书记处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我们的现代化建设要利用两种资源——国内资源和国外资源,打开两个市场——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学会两套本领——组织国内建设的本领和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的本领。这就把经济上的对外开放、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的战略地位,进一步明确起来了。这就要求我们的同志,既要深刻地理解经济上对外开放的战略意义,敢于跳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去打开局面;又要精心地注意我们在对外开放条件下所面临的新的环境的极端复杂性,善于学会新的本领,并且及时地发现和克服各种严重危害我们事业的消极现象,首先是党内特别是党的干部当中的各种消极现象。这样两个方面,是缺一不可的,都要做好,否则就会贻误我们的工作,甚至败坏我们的事业。正因为这样,我们就一定要不断地认真总结经验。你们两省,作为经济上对外开放的重要地区和前沿阵地,尤其需要及时总结自己的经验。陈云同志最近指出,广东福建两省在执行对外经济政策方面,目前第一位的工作是要认真总结经验,这个意见,非常重要。我们之所以要开这个座谈会,是为了贯彻执行《紧急通知》,但同时也是为了帮助两省同志和全党同志,从战略的全局的高度,来更好地总结经验。只有这样,才能发扬成绩,克服缺点,纠正错误,消除阴暗面,把事情办得更好。

下面我讲三点意见。

第一点,必须做坚定的、清醒的、有作为的马克思主义者。

中央的《紧急通知》,强调地提出了一定要对那些走私贩私、贪污受贿、把大量国家和集体财产窃为己有、利用权力进行投机诈骗的党员和干部,特别是负责干部,加以严惩的问题。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问题呢?我认为必须明确地毫不含糊地认识到,这是一个关系我们党的生死存亡,关系我们国家兴旺还是衰败的极其重大的问题。很明显,党员和干部特别是负责干部在经济上的犯罪行为,已经严重地破坏了我们党的威信。如果听之任之,任其发展下去,那就会更加严重地毁坏我们党的威信,毁坏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甚至毁坏六十年来我们党和人民艰苦斗争取得的一切革命成果。对于这样一种巨大的危险,我们一定要提起全党同志的高度警觉。

应当充分肯定,粉碎“四人帮”五年多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经过全党同志的努力奋斗,我们已经把党和国家从“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所造成的严重危机中挽救过来,并且使之重新走上了兴旺发达的道路。这是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是谁也否认不了的,是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不会忘记的。但这是不是说,我们的党和国家,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消除了战争危险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重大危险了呢?当然不是。在和平的条件下,危险仍然存在。正如紫阳同志刚才讲的,那种使党衰败下去,走向“和平演变”的危险性,就远远没肖除嘛!经济领域中的违法犯罪活动,比三十年前的“三反”、“五反”时期严蓖得多;在思想文化领域和整个社会风气方面,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封建主义残余的侵袭和崇洋媚外等现象的严重性,也是建国以来少有的。在你们两省,还有其他地方和部门,不是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党员和干部,甚至某些党组织,在资本主义思想腐蚀之下,烂掉了吗?在这个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上,一定要清醒地看到还有很大的危险。这是第一个要清醒的地方。

危险主要来自哪里?我们经常说要警惕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侵略和颠覆的阴谋,还经常说要警惕已被打倒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渣余孽的蠢动,这些话无疑都是对的,确实应当经常地加以注意。但是我们同时还应当明确认识,我们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是领导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党,只要党自身的肌体是健全的,能够有效地抵御各种“病菌"的侵蚀,自己不倒下去,自己不烂下去,始终和人民在一起,那末,任何敌对力量要把我们搞烂,把我们推倒,就都不是那么容易,他们的阴谋就都不可能得逞。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应当说,主要的危险不是来自别的方面,而是来自我们党内不坚定分子的腐化变质。看到危险主要来自哪里,这是第二个要清醒的地方。

就党本身来说,关键又在哪里呢?是不是全部三千九百万党员都是关键所在呢?不是的。问题的关键,是在于党内中上层的领导者,在于主要的领导干部。如果我们中高级领导干部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清醒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有作为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可以把我们的党带好,党就有力量克服一切错误的东西。毛泽东同志一九三八年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这篇文章中说:“在担负主要领导责任的观点上说,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并加速我们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工作。”毛泽东同志的这个观点,非常深刻,非常重要。他那时说要有一二百人,现在历史条件不同,恐怕要一万到两万人,大体就是中央管理的干部那个范围吧。如果我们今天有一万到两万个干部真正成为坚定的、清醒的、有作为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们党的战斗力就可以大为提高。党搞好了,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不管多么艰难,都一定可以搞好。反之,如果我们党内一部分中高级干部在和平环境中腐化变质,而且不能及时地加以制止,任其滋长泛滥起来,那就很危险。所以,关键是在于党的中高级干部,这是第三个要清醒的地方。

坚定和清醒,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清醒地看到危险,指出主要危险和关键所在,不是回避和掩盖它们,而是勇敢地和恰如其分地加以揭露和处理,团结起来战胜危险,这本身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坚定性的表现,是真正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表现。反之,如果不是这样,而是回避和掩盖矛盾,或者乱斗一气,那就既谈不到清醒,也谈不到坚定。

这两天有好几位同志说,现在对我们是一种考验。这话讲得很对。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在最近几年内,我们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作为执政党的领导集团,能不能真正顺应历史的潮流,放开眼光,拿出魄力,打开局面,为建设现代化的社会主义伟大强国奠定坚实的基础,这对我们确实是一个非常严峻的历史性的考验。我们这些人干得究竟怎么样,若干年后,比如说二十年后,我们的后代就将作出一定的评价。我看这里无非是三种可能:第一种,肯定我们这些人确实是一些坚定的、清醒的、有所作为的人。第二种,说我们这些人无能,庸庸碌碌,是平庸之辈。第三种,说是昏庸腐朽,昏愦之徒。大家看,“有为之人”、“平庸之辈”、“昏愦之徒”,有这样三种可能的评价。所谓对我们的考验,我看归根到底,就是考验我们的中高级领导干部,在这三种情况里面,自己究竟属于哪一种。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