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光远同志在第二次按劳分配问题讨论会预备会议上的讲话
作者:于光远 来源:关于按劳分配问题——经济学界1977年三次讨论会发言汇编 原文时间:1977年06月20日 所属领域:收入分配 浏览次数:[简洁模式]

同志们:

北京经济学界举行经济理论讨论会这件事,发起是在二月份。华主席在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指出:"揭发批判‘四人帮'是一场政治大革命。两个多月来,揭批‘四人帮’的群众运动已经普遍展开,形成高潮。明年应当搞得更好。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放手发动群众,造成革命声势,从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深人地彻底地揭发批判‘四人帮’,大打一场人民战争。当前的战役是集中揭发批判‘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接着要揭发批判‘四人帮’的反革命面目和罪恶历史? 要揭发批判‘四人帮’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及其在各方面的表现;还要从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上进行批判。通过揭发和批判,彻底肃清‘四人帮'在全国各条战线的流毒和影响。"我们坚决响应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号召,要在政治经济学界,发动群众,打一场人民战争。

今年二月底、三月初,北京地区若干个搞经济学的单位为了准备在政治经济学方面批判"四人帮",进行了协作。大家商议做好这样几件工作:搞资料(靶子和武器);提问题:开讨论会交换意见。首先是搞资料。一耍弄清什么是必须批判的东西,"四人帮"散布了许多谬论,形成了他们的一套反动的哲学、政治经济学。他们在社会主义理论方面,也有自己的反动的一套。这一套名曰社会主义,实质上是反社会主义的。他们这一套当然是反科学的。因此,在"四人帮"那里,只能说有他们的哲学、政治经济学,根本不能说有他们的"科学社会主义",他们只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进行歪曲和破坏。"四人帮"有的只是"不科学"的"反社会主义""理论气为了把"四人帮"的谬论批深批透,我们就必须研究他们的"理论"错在哪里。比如:对姚文元讲的"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则是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分子的重要的经济基础。"这句话我们就要研究,是不是正确的。有不同意见可以衬论。如果认为这是"四人帮"的谬论,那就还要进一步研究这一谬论的要害在哪里?我认为,资产阶级法权到底是上层建筑还是经济基础,这不是姚文元这一谬论的要害,要害是资产阶级法权(姚文元指的实质上就是按劳分配〉产生新资产阶级分子。是不是这样,我们也可以研究,讨论。

"四人帮"的谬论很多,先批什么?在发起经济理论讨论会时,我们考虑先从以下三方面着手:(1)按劳分配和资产阶级法权问题。这个问题涉及面比较宽。(2 )政治和经济、革命和生产的关系。我们耍弄清楚"四人帮"在"庸俗生产力论"的问题上都搞了些什么花样。我们要批判"四人帮"对"唯生产力论"的批判,就要研究讨论这些问题。(3) 研究和批判"四人帮"在上海插手搞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第(1 )、( 2 )个问题各开了两次大会。第( 3 )个问题开过一次几个单位参加的小会。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带的头。他们以后准备每两周研究一次。在做好准备工作后,再开规模较大的会议。目前,许多问题还正在研究当中,我们要搞好研究,为打好第四个战役作准备。

四个月来,大家工作都是有成绩的。关于按劳分配、政治与经济问题方面的靶子和武器材料都搞了。上海的同志给了我们二十本《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我们翻印了九十本。编译局、北京人民出版社等许多单位帮助打字。人民出版社戴成同志,当了一个多星期的印刷工人。真是大家来帮 1亡啊 i南京佐牧同志帮助联系,在江苏省的领导同志的支持下,江苏的印刷厂帮助我们印了关于政治与经济问题的材料,第二次大会的材料都是他们印的。人民日报印刷厂和科学院印刷厂印了关于按劳分配的材料。他们不仅给印,而且出钱出纸。我们这个合作社是没有经费的。市委党校为我们提供了两次会场。这次他们有困难,科学院同志又帮助了我们。科学院不仅借给我们科学会堂用,而且替我们出钱。可见,搞百家争鸣,也要有物质基础,大家来支援。没有大家的热心帮助,进仔这些工作就会有困难。关于外地来京同志的住宿问题,我们很对不起大家,只好让同志们自己想办法。北京的单位很多,有同志提出奋招待所的单位能否帮助外地的同志解决一下困难。前次讨论会,提出了些问题,亮出了观点。同志们都很认真、很重视,准备了稿子。上次会,厦门大学、武汉大学等单位都写了稿子。这次,广东的同志带来了发言稿。外地同志很重视。大家踊跃参加讨论会。这次讨论会,.可能对我们从政治经济学理论方面批判"四人帮"有所帮助,对开展百家争鸣有所帮助,对恢复被"四人帮"破坏了的党的优良传统、发扬毛主席一贯倡导的马列主义科学态度有所帮助。这次会能做到这几点,就达到了我们预期的目的。

在三月份开始组织协作时和四月十四日会上,我讲了关于从理论上批判"四人帮"的八个问题。下面再简单谈一谈。

1. "四人帮"及其喉舌们公开发表了许多言论。除此之外,他们还有许多私房话。二者相比,公开言论比私房话更重要。但是"私房话"决不应该忽视,因为它为其公开的言论作了注脚,赤裸裸地暴露了他们的本质。有些"私房话","四人帮"是保密的,不能公开写,就在内部讲,然后吹风吹出来。例如:去年三月间,姚文元看了梁效写的《论总纲》后,对梁效作了指示,同时说有四句话,平常人们以为是毛主席讲的,其实并不是毛主席讲的。其中有一条就是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这一句话。了解这些情况,有助于我们认识"四人帮"的本质。私房话应该批,但必须以批判他们公开发表的言论为主,因为这些言论发表了,在社会上就产生了很大影响,到今天还布流毒,所以就要对它们彻底批判,肃清流毒。公开发表的文章白纸黑字,他们赖不掉。彻底批判它,剥去伪装,还其本相,最有说服力。绝不能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即"四人帮"的私房话是反动的,而公开发表的言论还是对的,没有什么可批的。

2. "四人帮"有系统的"理论",也有零星的一、两句话。对于这些零星的话,不能忽视,因为它们也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了"四人帮"的思想体系。有人说,"四人帮"的言论,逻辑混乱,说的话前后互相矛盾,说不上有什么系统的"理论"。说他们有系统的"理论"是抬高了他们的身价。这么说有对的地方。这些家伙不学无术,说话毫无根据,瞎说一通,并且为了他们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今天这么说,明天又那么说,的确说不上有什么真正可以称之为"理论"的"理论",更说不上布什么系统的"理论"。但是"盗亦有道", "四人帮"有他们那一套强盗的逻辑,有他们一套社会法西斯主义的"理论飞不要以为"四人帮"的"理论"完全没有系统,没什么可批,"四人帮"有他们的思想体系,虽然他们的思想体系是庞杂混乱的。我们不但要在组织上粉碎"四人帮"及其余党的资产阶级帮派体系,还定要粉碎"四人帮"的社会法西斯主义的思想"理论体系"。要粉碎"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理论体系,就必须把他们系统的、零星的谬论一齐批,把零星谬论纳入他们的系统的思想体系之中。批判零星的谬论决不能就事论事。

3. "四人帮"是言行不一的两面派。对"四人帮"的两面派行为必须予以坚决地揭露和批判。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四人帮"的反动言论中表现出来的反动思想指导着他们的反革命行动。所以,在揭露"四人帮"的两面派行为的同时必须彻底批判他们的反动言论。绝不能造成这样一种印象,仿佛"四人帮"的行动是反动的,而他们的言论是对的。

【稿件声明】本站属非营利非商业目的公益性网站,如果您对本站转载或引用内容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处理。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2012- 中国改革信息库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四街1号  邮编:570311
电话:0898-66189093  传真:0898-66258777  Email:info@reformdata.org.cn
建议用IE6以上版本浏览  琼10200862号  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