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书

美丽的郝堂村,点燃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希望之火

2016-10-26 23:18

摘要:在短短五年时间里,在地方政府累计投入仅300万元,把一个有2300人口,620户,总面积20.7平方公里,再普通不过的小山村,雕琢打造成集旅游观光、生态农业、和谐生活以及村容村貌俱佳的全国

美丽的郝堂村,点燃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希望之火

——从政府投资300万元,五年时间建成全国最美丽最宜居村庄的郝堂村说开去

 

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五里店办事处的郝堂村,如今是全国新农村建设中,涌现出的众多明星村庄中的一朵透着特殊芳香的”奇葩“花朵!说它”奇葩“,是因为他的发展成就,无论从发展速度,模式,理念,都与其它明星村庄有着别样的成长路径。谁能想象,在短短五年时间里,在地方政府累计投入仅300万元,把一个有2300人口,620户,总面积20.7平方公里,再普通不过的小山村,雕琢打造成集旅游观光、生态农业、和谐生活以及村容村貌俱佳的全国新农村建设示范村?这是靠的怎样的理念?什么样的力量来实现的?这样的典型,可复制可推广吗?这样的建设新农村思路,是不是我们解决“三农”问题的最佳途径?

开局篇——缘起“村社内置金融”

2009年秋,著名的“三农书记”李昌平接到河南信阳讲课的邀请,,去参加一个叫“公民社会论坛”的讲座 ,会后 ,时任信阳平桥区长的王继军,对李昌平的建立农村“村社内置金融”理念很感兴趣,想在这里搞个试点,随后委派挂职郝堂村委书记的禹明善书记陪同,实地走访考察。之后,在当时的村主任胡静等人的积极配合运作下,最终李昌平投入5万元,平桥区投入10万元,村里有爱心有能力的人士,7人每人投入2万元,其它的,有村里愿意加入,且6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投资2千,总共筹得资金34万元算作启动资金,由此开始,在李昌平的指导下,经过村内所有有主事能力的村民彻夜的充分讨论研究,而后制定出了包括资金运作管理、分成比例等等的详细计划。由于这笔钱的合理放贷及管理,几个月后的年终,参股的每位老人每人分到了300元的红利,随后的第二年,参与的老人更多,年终每人分到了580元,第三年也就是2011年,每位老人年终分红达到720元。到目前,合作社资金已达500万以上,老人每年年终分红达800元。郝堂村集体财产,也有前几年前的零积累,发展壮大的今天近3000万家底。

 这个实验的伟大之处在于:自从有了这个“村社内置金融”的切入,郝堂村的孝道回来了,人心回来了,党群关系大大改善。再接下来是这个小山村全面进行新农村改建设改造的新篇章。

建设篇——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

那是在2011年,看到郝堂村三年里发生的实实在在的变化,平桥区委向李昌平提出了新的建议,要把郝堂村定为新农村建设试点。随后在挂职书记禹明善等人的极力邀请下,郝堂村请来了著名的新农村建设设计专家,画家孙君。也在此时,为了更好的把这个试点搞起了,李昌平和孙君合作,并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中国农村乡建设计院”,成立了一个近百人的乡建团队,郝堂村成了第一个案例村。他们的理念是:把农村建设的更像农村。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郝堂村拉开了新农村建设序幕。

 经过五年的建设,如今的郝堂村已经建成了全国的最美丽最宜居的明星村庄,每天来此观光游览以及取经的团队、个人、络绎不绝,节假日甚至人满为患!其实,在村庄建设之初,郝堂村村民对乡建院的建设理念也是相当的抵触,设计师王君是逐户开导沟通,逐户设计,基本就是一户一图,一户一建,他们的团队以及村两委班子,可谓费尽了心思。他们在“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理念指导下,尽量完整的保存下了村庄的历史原貌,然后介入现代元素,从细微的灶台改造,旱厕变水冲,垃圾分类,水质净化,污水处理,道路硬化等入手,加上配套设计建造的文化休闲景观设施,以及生态农业建设项目的实施,是如今的郝堂小山村,真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全国最美最宜居的村庄。有兴趣的朋友可在网上搜搜打开连接看看。http://hn.ifeng.com/hnzhuanti/meilihaotang/

 

“ 村社内置金融”篇

  在中国农村实践建立 “ 村社内置金融”模式,是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老师,经过多年的国内外考察研究,特别是借鉴台湾农民协会内的金融运作理念,力推的一项农村金融改革实验。笔者特别赞赏李昌平老师对当前农村地区总结的两个无效,即金融供给无效,组织供给无效。大家都明白,在当前这个“私“字为主,“利”字当先,”资本“通吃的社会里,在中国大部分农村地区呈现的:村庄凋敝,污水横流,道德下滑,孝道丧失,人心涣散,空心村,空心户,老人孩子留守相依为命;地方组织涣散无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盛行,凝聚力丧失殆尽的境况下,首先,发展现代农业,达到富民目的,没有金融支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再者,组织领导无效,没了人心,没了凝聚力,哪来纠错寻道,再开改革新篇章的动力和能力?

 近几年来,尽管几届中央政府都把严重的“三农”问题,屡屡提高的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的高度,出台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加大了对农扶持力度,但农村的一系列问题,始终没有多大的起色和改变。究其原因,笔者认为:

1.今天的中国,在特色的政治治理环境下,没有党的领导,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想干大事困难重重!当然了,这个事是指服务民众的大事。即便地方政府中有那么些个,有抱负有担当的仁人志士,想干事,也是三思而行,来自体制内的理念指导,组织压力往往使他们步履维艰!个人想干事,更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这是严重的意识形态的形而上学问题!是僵化了的治党治国治民理念!这种固疾酿造的苦果其副作用,严重阻碍打压了地方的组织创新能力,以及乡村贤人、能人的创新发展的动力!

2.在中央政府指导,地方政府主刀的一系列改革实践中,像下派工作队,鼓励发展农民合作社,土地流转,包括现在开展的定点扶贫举措等等实践活动,成功的不多,即便有些许的亮点,也大多昙花一现,没有多少推广的价值。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一是我们的地方政府,在开创农村新局面政策选项上,没有找准切入点;再就是地方政府在每一项改革实践中,始终没有和人民群众融为一体,没有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进而激发起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改革和创新发展的激情和动力!这样的改革实践活动,注定以失败告终。

  3.反观李昌平老师力推的以“村社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农村改革实验,自一开始进入农村社区村庄,首先是和那些有担当有抱负的基层干部充分沟通交流,首先打通理念,进而带动其他成员积极参与其中,最终达成共识,以获得地方政府组织的全力支持。其次在项目推进中,充分相信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群策群力,力推项目前行。这个发动群众过程,那是动真情、动真格去做的。因为项目的开始,除了地方政府支持了少量的启动资金外,绝大部分资金都是老百姓自己掏的真金白银,可想在人心涣散的农村,利益在当先的社会环境下,工作量之大之坚,他们的团队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和劳动!随着项目的推进,入股的村庄老人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分红利益,村里的孝道找回来了,人心找回来了。同时,参与的基层政府组织成员,思想改进升华了,村社集体也有了资金积累,有了集体经济,基层政府为民服务的能力和凝聚力大大提升。我们常说:人心齐,泰山移。有了人心,有了资金来源,有了升华了的崭新的,党的农村基层组织,“三农”难题的破解,才真正有了盼头。

 

对郝堂村的发展建设模式,在全国全面推广的思考和建言

 

一、     找准切入点,重聚人心,是解决农村发展困境的首要任务

 

 总结郝堂村的发展建设成功经验,我们能够看到,他们的发展路径其实很清楚。一个是从建立”村社内置金融“开始,从找回孝道着手,也就是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举动,找回了传统孝道之根脉,重聚了人心。在这人心向背的氛围中,涣散的基层党组织成员,他们的思想觉悟,也自觉不自觉的得到了洗礼和升华,这种转变,是再好的文件灌输,再好的党校培训都无法实现的效果!这个平台的搭建,也算一个大舞台,在台出演出的主角,是农民自己,是基层党组织成员。他们之间的配合是情景交融,情感互动,彼此默契。在如此氛围下,每个人的内心都得到了净化,责任感,使命感,集体观,重新绽放!任何人要是掉队,那是要出丑的!再者,这个”村社内置金融“模式的运作,适合当今资本社会发展理念,他为农村养老,以及现代农业发展生产,村庄建设改造等等农村一揽子事业,提供了可靠实在的资金支持。农民有了资金支持,谋发展搞生产,村集体有了资金来源,能够更好的为民服务,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事业,真正走上了阳光大道!

 

二、别样的村庄,建设别样的郝堂村

 

 郝堂村地处信阳市郊,距信阳市30分钟车程,他虽然只有2300人口,但他确有20.7平方公里的面积,这相当于平原地区一个农村小乡镇的总面积。他有山有水有古树有独特的民舍,他的建设发展能够迅速成型,不光是李昌平”村社内置金融“的发光,以及孙君建设团队的建设理念定位准确,他的区位优势,地域优势也很明显。在全国近70万个行政村中,和郝堂村相似,一样占有区位区域优势的不少,但更多没有这些优势的村庄占绝大部分。从郝堂村建设之初,就他的经济实力来说,村集体没有资金积累,富裕的农民也很少。但相反,我们那些没有这些优势的相当多乡村,不说那些沿海等地特别发达的乡村,就中西部地区来说,有相当多的乡村,农民靠打工,靠开发自然资源,富裕的农民不少,富裕的村集体不少。在这些乡村搞新农村建设,肯定不能照郝堂村的建设定位理念,像靠旅游,村社集体经营大片果木产业,开挖数百亩的荷塘景观等思路去建设,但笔者相信,如果这些村庄也推行“村社内置金融”模式,在开始运作时,有相当一部分村庄,启动资金将会远远超过荷塘村的34万,后续的发展运作,将会有更大规模的资金积累。至于新农村建设定位方面,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党群关系融洽,人心向背,充满活力的农村社会,各地自然会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制定出适合当地发展的建设目标。倘若是,不久的将来,全国农村大地,将盛开出一大批不一样的郝堂之花,他们将共同拥有一个雅号——芬芳争艳,精彩纷呈!

 

三、给中央政府提一个建言

 

1.    根据现在我们国家的整体实力,中央政府不妨投资一万亿元,给全国20万个村庄,每村500万,进行大范围的试点运作。这笔钱以无息贷款的方式,注入到这些试点村庄的“村社内置金融”内,算作启动资金,如果再加上这些村内个人的投资入股,那将撬动数万亿甚至十万亿以上的的资金规模!如此的资金规模,那将对农村的发展建设带来多大的震撼局面?

 

2.    此项建言如果实施,势必要对我国现有的金融体制造成重大的冲击。试想,这样的大举措,势必要造成银行大量的现金流失,那些靠金融运作吃饭的金领阶层,本钱少了,自然生意会大大滑。但纵观现在我们的金融体制,弊端根深蒂固,后果相当严重。大家都知道,我们商业银行历来都是为大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服务的,为强权强势人物服务的!但真正能够为社会发展带来无限生机和活力的中小企业,农民阶层,始终是在这里贷不到款的。他们要发展,只有靠民间融资,民间借贷。在高额的利息,以及政府金融政策的打压下,不知压垮摧残了多少有创造力有前途的民营企业家?发展现代农业也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实,中央政府也早看到这严重的问题,每每出台有针对性的金融政策,意图加大对私营企业,农民群体的金融支持力度,但时至今日,收效甚微。究其原因,这是金融体制病,是利益当先病,是失去公信的社会治理犯的懒政病!相反,从李昌平在全国十几省开拓实践的“村社内置金融”试点看,农民和地方基层政府组织,制定了一套套符合当地实情、行之有效的金融运作模式,存贷款发放活跃,便捷,且资金风险很低,极大的推动了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其实,对银行业来说,在我们的举国体制管控下,尽管大量的资金外流到农村,我们完全能控制。可以限制在贷款收放中,资金运转都在银行柜面操作。只是最终的利息收益,有银行流到了农民个人,私营企业家,村社集体手里。这应是我们实现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目标的最有效途径!

 

3.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我们党在几十年发展壮大中总结出的真知灼见!据我所知,李昌平老师自打上书朱镕基总理,成为全国最有名的乡党委书记后,在十几年的为农民代言,为“三农”问题破解的探索实践中,亮点很多,硕果累累,但屡屡受到来体制内的专家学者,甚至政府层面的压制,而不被接受和推广。这是怎样的情况?非常值得所有国人深思!今天,在奔赴实现全小康的大道上,我们的党和政府应该以更博大的胸怀,包容社会各界人士的探索实践活动,应该相信发动起来的群众,不会给社会添乱,只会添财富和和谐,应该相信改进升华了的地方政府组织,跟党中央更亲!

 

 结束语

今天,在全国各地,无论是有政府主导的,还是个人,组织开发的众多新农村建设实践中,笔者认为李昌平老师所创造的“村社内置金融”模式,是解决当前几乎无解的“三农”问题的最佳切入点之一。 我们老家有个俗语:打铁卖糖,各干一行,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有话说出来,有屁放出来,领个娃子抱出来,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恳切的希望那些有话语权,有资源资金优势的政府官员们,专家学者们,深入到农村一线,亲自操刀,发动群众,依靠群众,重聚人心,改进升华农村政府组织的治理理念和行为活动。为国为民,尽到自己的责任,完成历史的使命!

恳切呼吁中央政府,每年组织召开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试点经验交流座谈会”,推广郝堂经验,发掘新的经验,广纳各界贤士,重用底层社会精英,动真刀耍真枪,力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早日走上又好又快的健康发展之路。

非常赞赏习总上任之初的一句话语:实干兴邦,空谈误国!让我们共同努力,共同期待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崭新局面早日到来!

杨牧yangmu1130@aliyun.com  2016.10.23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