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信息库欢迎您!
首页 文章 经济体制 市场体系

秦晖:只有中国能救资本主义?

2015-09-30 09:57 中国改革论坛

摘要:今天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 "中国崩溃论 ",即认为中国经济内部危机与全球化压力日益严重,难免崩溃。其二和其三都相反,认为中国经济创造了增长与繁荣的奇迹,或归功于经济自由化或市场化的成功,或归功于 "社会主义 "或政府干预、管控的成功。 ​我认为这三大主流认识都有严重偏差: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在全球化中应对自如是事实, "虚假论 "、 "崩溃论 "不对。

今天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中国崩溃论",即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只是浮夸造成的假相,实际则是内部危机与全球化压 力,难免崩溃。其二和其三都相反,认为中国经济创造了增长与繁荣的奇迹,但对此则按西方经济学两大阵营的传统学理形成两种相反的解释:古典自由经 济学把"中国奇迹"归功于经济自由化或市场化的成功,而左派经济学或凯恩斯经济学则归功于"社会主义"或政府干预、管控的成功。

我认为这三大主流认识都有严重偏差: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在全球化中应对自如是事实,"虚假论"、"崩溃论"不对。但这种增长,既不像偏左的论者那 样可以解释为"政府成功",也不像偏右论者所言可以解释为"市场成功",更与所谓"市场与政府双重成功"的"北京共识"不相干。除了低工资低福利的传统优势外,中国更以"低人权"的"优势",人为压低四大要素(人力、土地、资金和非再生资源)价格,以不许讨价还价、限制乃至取消许多弱势者谈判权的办法"降 低交易成本",以拒绝民主、压抑参与、漠视思想、鄙视信仰、蔑视公正、刺激物欲来促使人的能量集中于海市蜃楼式的单纯求富冲动,从而显示出无论自由市场国 家还是福利国家都罕见的惊人竞争力,也使得无论采用"渐进"的还是"休克疗法"的民主转轨国家都瞠乎其后。

当然如果不对外开放,这种冲动也不会有多大能耐。但是在全球化时代对外开放后,中国不像其他转轨国家受到"民主分家麻烦大,福利国家包袱多,工会吓 跑投资者,农会赶走圈地客"的"拖累",便出现了空前快速的原始积累。而这种方式造成的危机,则靠外部资源(资本流入、商品输出)的增益来缓解,同时通过 全球化把危机向外部稀释:在靠铁腕压住自己的内部矛盾而维持"稳定"的同时,"中国因素"却使他国的内部矛盾增加:大量资本流出、商品流入和产业结构变 化,使发达国家百年来形成的劳资力量平衡趋于瓦解。民主国家(不仅欧美,连印度这种发展中民主国家亦然)的资本对本国的工会农会"惹不起躲得起",他们在 中国式的"专制市场经济"国家找到了既无工会又无农会、没有讨厌的环保组织挑刺、只要搞定了官员就可以为所欲为、甚至连税都可以优免掉的投资乐园。同时依 靠"低人权优势",大量中国廉价商品涌入各国,排挤了当地的相应产业。如此一进一出使各国劳工谈判实力面临崩溃,工会衰落,福利萎缩,移民、就业和公共财 政陷入困境。不仅福利国家无法应付这种局面,自由市场国家也因无法与"血汗工厂"竞争而难以为继。

于是,最近张五常便声称今天中国经济"比美国更自由",是"全球最好的制度",而世界的潮流将是"欧洲学美国,美国学中国"!

其实谁都知道,今天中国不仅工农没有结社、谈判的自由,资本在连《产权法》都难产的情况下又有何自由可言,但是"低人权优势"的确使全球化中"中国 的竞争"势不可挡,它既迫使福利国家降低福利水平,也迫使自由国家重树贸易壁垒,还使得不发达国家在吸纳资金、获得资源等方面面临更大困难。

吊诡的是,在此种趋势尚属初显的今天,他们各方都力图以"中国的成功"来证明各自的理论:中国经济的非自由色彩令左派欣赏,而它的非福利色彩则令右 派欣赏,同时它又以穷国快速发展的形象令第三世界艳羡。于是本来对现代左派和右派、对福利国家和自由国家、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构成严重挑战的中国, 却同时受到上述各方的称赞。

然而他们还能称赞多久?由于上述"中国优势"不可复制(没有中国式的铁腕,任何国家无论左派还是右派执政,实行自由市场政策还是凯恩斯式的乃至社会 民主的政策,都不可能这样来搞原始积累),而"中国挑战"又客观存在而且不可回避地日益严重,各方的对华关系长远地看能乐观吗?

于是在市场日益全球化、而人权却不能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因素"在全球范围内对"社会主义"--福利国家和劳工权利构成的挑战也日益严重。笔者 2004年在美国时曾到过密歇根州弗林特市,那里曾是GM(通用汽车公司)早期总部所在地,后来是汽车工人聚居中心,其市政历来为强大的工会势力所控制, 实行典型的高税收高福利和全方位社会保障制度,是美国著名的"社会主义城市"。当年这里曾经非常繁荣,人均产值比附近的世界车都底特律还高得多。为工人服 务的城市公共设施也非常完备。"从摇篮到坟墓"的生活公益,直到工会疗养院与度假村,从技工学校、通用汽车学院、社区大学直到GM资助的公立密歇根弗林特 大学等一整套教育体系,还有全美第一流的斯隆博物馆、朗维天文馆、市立美术馆,可谓美轮美奂、应有尽有。

可是如今随着资本撤出,汽车产业衰败,税源枯竭,市政破产,人口外迁,这座"社会主义城市"已经几乎完全垮掉,居民大半退休,设施严重老化,晚上那 里不少街区甚至连路灯都不亮。GM总部的研究人员告诉我,GM在美国已经连续10余年完全没有招收新的蓝领职工。由于工会不允许解雇工人,但公司可以以不 降待遇为条件在所属各厂间调配工人,于是公司便借退休自然减员,减一批关一个厂,并把工人调充余下各厂维持生产,再减一批又关一个厂……如今一些厂蓝领职 工平均年龄已达50多岁。过不了几年,公司在美的全部汽车厂都将关闭。而盛极一时的美国汽车工会及其"社会主义城市"也将彻底没落。

那么GM的资本转到哪里?当然不止中国,但最主要是中国。GM全公司如今已经连续多年巨额亏损,濒临破产。当年这个全球第一大公司,现在度日维艰, 不仅美国本土各厂巨亏,在全球各地、包括在印度的GM生产基地也多数亏损,只有在中国是大量盈利!因此GM在中国的产量比重目前还不算高,但盈利比重已经 是100%乃至无穷大(分母已为负数)!所以只要可能,GM仍打算把生产线继续向中国转移。这位研究人员感慨地说,这世界上如果不是有中国这么个无工会无 福利制度的地方可去,我们就只有改行不做汽车了。

这不成了"只有中国能救资本主义"了吗?然而还不止于此。我们知道其实GM全部转移中国只是这位先生的一厢情愿。中国本土汽车业也在大发展,不可能有太 多地盘让给GM。但是中国本土汽车业与GM不同的是,它只能在无工会无福利权利的情况下发展。最近上汽收购韩国双龙汽车后遭遇"工会陷阱"的事,说明GM 在工会如此大的压力下能撑到今天实在不易,上汽岂能如此,也何须如此?

东欧的经历表明共产党无法战胜资本主义,而西方的经历则表明资本主义在民主条件下也无法战胜社会主义--或者说"资本"在民主条件下无法战胜"劳 动",然而,近年来中国的经历却似乎在表明:专制加资本主义可以征服劳工!因此,无论是GM转移到中国来逃避工会压力继续发展其汽车产业,还是此路不通而 GM只好破产、或者改业移资到没有工会与福利压力的新行业,而把汽车生产让给中国的"无工会企业",让美国人都来买中国产廉价汽车,从"国家"角度看或有 不同,从"主义"角度看其实一样:两者都意味着一个真正"劳工神圣"的行业在垮台、一个相对平等程度最高的福利体制在消亡。


首页
相关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