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信息库欢迎您!
首页 文章 经济体制 金融改革

陆磊解读降准原因:强调货币政策仍是稳健

2015-04-20 16:04 《财经》杂志

摘要:陆磊表示,央行此次降准基本上还是对冲外汇占款不足所产生的基础货币流动性缺口。他强调指出,降准本身不改变央行稳健和中性的货币政策立场  2015年4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4月20日起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央行降准的时间颇值得...

   陆磊表示,央行此次降准基本上还是对冲外汇占款不足所产生的基础货币流动性缺口。他强调指出,降准本身不改变央行稳健和中性的货币政策立场

  2015年4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4月20日起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央行降准的时间颇值得玩味。就在两天前的4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刚刚到访中国工商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谈及金融支持实体和降低融资成本。再将时间从4月17日推前两天到4月15日,统计局刚公布了2015年一季度的经济运行数据,GDP同比增速从去年四季度的7.3%进一步放缓至今年一季度的7%,这已经跌至全年目标(7%)的边缘值,在资深市场人士看来,真实的增长速度可能更低。而经济的低迷却与股市的亢奋却形成了鲜明对比。上周沪指轻松超越4300点、牛市预期越来越浓。

  可以预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降息、降准之类的货币政策操作都容易被市场解读为货币政策宽松的标志,而这种理解又会进一步给资本市场“火上浇油”。

  为了第一时间获得此次降准的权威解读,《财经》记者于降准消息公布当日晚间,专访了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陆磊表示,央行此次降准基本上还是对冲外汇占款不足所产生的基础货币流动性缺口。他强调指出,降准本身不改变央行稳健和中性的货币政策立场。

  货币政策仍是稳健

  陆磊从资金的“量”、“价”以及商业银行可贷资金三个角度对此次降准的理由进行解释。

  陆磊指出,从基础货币总量上看,今年一季度外汇占款同比少增1.04万亿元,M2的增速也因此而降低,为了维持年初政府工作报告所预定的12%的目标,央行需要通过货币政策操作进行对冲。至于为什么此次选择降低1%的准备金率(作者注:之前几次均是0.5%),陆磊表示,经过测算,1%的准备金率降幅所释放的流动性大体上与基础货币的损耗相当。

  其次,央行的降准操作也考虑到了目前资金的价格。陆磊指出,央行始终关注金融机构能否向实体经济提供长期的低成本融资。他解释说,虽然近期观测到的名义融资成本有所下降,但是由于2015年一季度以来PPI(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增幅一直在-4.5%左右,所以实际融资成本依然较高、有下降的空间,这也是降准的考虑因素之一。

  除了以上“量”和“价”的因素外,陆磊还提到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可以使得商业银行具有更充裕的可贷资金,这有助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也有利于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目标的达成。

  总结起来,央行的意思是想保持资金的水平面稳定,这个标尺是12%的M2增速目标,如果低于这个标尺,央行就要放一些水出来,可市场却忽略了水池之前的损耗,倾向于将央行维持水位平衡的操作,看成是大水漫灌。

  “稳健”中的“宽松”

  但市场也未必完全是错的,双方的在理解的程度上可能有所差异。

  尽管央行一再强调货币政策稳健和中性的立场,但是周小川行长在今年“两会”的记者会上也曾表示,“稳健”这个词覆盖面比较大。在这个范畴里,向左向右都可以有灵活性的调整,但是从稳健换到另一个提法(比如“适度宽松”或者“适度从紧”),跨越的台阶就会比较大。周小川当时提醒市场关注M2这个指标,不管货币政策调节工具是什么,只要M2增长是适度的,就没有改变稳健货币政策的立场。

  更易于理解的解释是,货币政策如果没有大的变化,“稳健”的用词就不会变,但这也并不代表央行不会选择更灵活的做法。

  4月18日,一位微博认证为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全球经济监测中心主任洪平凡博士的人在微博上写道,“周小川在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发言:中国货币政策正在从“prudent(谨慎)"转向“accommodative(宽松)"”。虽然这则表述并未见于央行和IMF官方所披露的周小川演讲稿,但熟悉相关规则的人都知道,书面上留下来的东西往往是不全面的。周小川的讲话肯定是有上下文的语境,虽然断章取义容易造成误判,但从蛛丝马迹上看,周小川意指的这种宽松应是稳健范畴内的宽松。

  金融市场对宽松的预期已经比较明显。一位国有银行金融市场部资深人士表示,今年春节以后,资金市场的利率就一直在往上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市场参与者认为地方债务置换计划未来会挤压市场资金面,这时如果没有央行对冲的话,市场利率会一直往上走。

  对此,陆磊表示,货币当局会关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但不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如果说财政政策还不是央行最紧要的考虑的话,那么有一点是央行没有提及但有非常重要的,那就是金融稳定。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央行也希望在重大改革措施,比如存款保险,推出之时,有一个稳定的货币政策环境。

  另外,此次降准还一如既往的表达了对于结构调整的关注。央行还表示,在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普降”1%的基础上,为进一步增强金融机构支持结构调整的能力,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以及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等的支持力度,自4月20日起对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统一下调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至农信社水平;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

首页
相关
顶部